第一赘婿 第14章 昙花一现

小说:第一赘婿 作者:奉三 更新时间:2018-07-03 17:12:54 本章字数:3484字 状态:完结
 

女人似乎陷入了沉思,但仍是一言不发。

“只是小花姑娘,今日你是无法挡下我的。”齐云还是狠下心说道。

说着抬眼上看齐家大门,匾额上书“齐府”二字,笔法铿然有力,悬挂得堂堂正正。

女人未曾回话,但已迅速平复了情绪。

齐云已经察觉她正在运转功法,所以才能实现短时间内情绪的快速转换。

女人周身起了风,立时衣袂飘飘,长发翻飞。身形暴涨一圈之际,竟缓缓地拔地而起,离地一尺,悬空浮立。

竟然还是要动手吗?这女人……齐云不知道该怎么说了,那就手底下见真章吧。但他首先的反应是:

“退!”感受到巨大压力扑面而来,齐云大喝一声,猛然化身为一道魅影,转瞬之间倒退出一丈之外。

伏龙提前从齐云的喝声中得到警示,此时仍身在退定了的齐云身后。

他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忍不住凑近在齐云身边问道:“这个女人什么路子?”。

齐云摇摇头,面色凝重。

伏龙晓得齐云是懒得多说,或者此时无暇去说关于这女人是事情。“看起来很厉害啊!”他又嘀咕了一句。

主要是接连出现令其生不出战胜的信心的人,郁闷。一个是一招过后便能反制于他的人,一个是前者跟人家动手前多话没有便先退出一丈远的人。而且一个在他看来是刚长大的孩子,一个是风华正茂的女人,却都比他厉害。

还有齐府之内,那个淡水出芙蓉、舌灿若莲花的花衣女人。若非是她开口,事情也许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或许吧,总之人家武功还是比他厉害。在他的感觉来说,菩提女和一般人相比简直是天上人,不屑于与人为敌,因为她根本高高在上,无人能敌。他为什么要带齐云进去,就是因为突发奇想,一大堆好手在里面汇聚一堂,他想让齐云也面对一下里面那些人。他才不管齐云和齐大林是什么个关系、齐云来这里是什么个情况。然而中途冒出了眼前的女子这么一个厉害角色,偏不让齐云进齐府去!

多难得遇到的事情和人,偏生今天全给他撞见了。事到如今他倒有些后悔了,齐府这个热闹或许不该来凑。然而他想退出还早得很,这里面的玄机是越来越多了。

“小花姑娘”此时简直犹如鬼神附体,奇异之极,光是悬空之状就令常人难以想象。其实这是内力外放的结果,由此可见其内力深厚是一定的,其次要能够驾驭放出体外的气,才能像这样悬空而立。

明白此间利害的人才真正知道,这个女人的武功如何惊世骇俗,震烁古今。

“齐云,现在如何,你还觉得我挡不了你吗?我说过,你休想进去!”

齐云亦为其此时的形象吃惊不小,对方的身手一年前他就见识过,但像今天这样的招数是前所未见。但他没有一点为此头疼的样子。

如何?齐云自问,不如何,不进就不进吧。

他已看到了门口有了一个人,正出现在女人身后。

女人尚未察觉到什么,依然在那对齐云逞威:“齐云,你这又是何必呢?”这话和齐云曾对她所言简直如出一辙,正所谓以眼还眼乎。

女人话毕,表情竟轻松了起来。因为她对彼时齐云大惊而退反应很满意,对自己的实力更有了信心。而此时的齐云看向她的眼神一点战意都没有了,其中意味着什么不言而明。所以她才有此一言。

齐云叹了一声道:“我不必进去了。”

女人无声轻笑了一下,双臂舒展,缓缓脚踏实地,形象恢复了正常。她真正的松了口气的样子,对齐云道:“既然如此,那你便……”

“小花!”身后忽然传来一声轻唤,女人的话说到一半被生生斩断。她神情一紧,骤然面色紧绷。

她首先对齐云道:“你的确用不着再进去了。我真傻。”

前半句是对齐云说的,后半句则是在她转身,看着身后之人说的:

“我真傻。”

她身后却是齐大林。

齐大林却道:“你怎么来了?什么时候来的?”

小花:“你管我?!”

齐大林看了眼门外远远立着的两人,小声而气急地道:“我不能管你吗?刚才你到底在做什么。”

小花:“你要管的真多!今天尤其多,我告诉你,先不要管我吧,你应该去管他!”头也没回地指向了齐云。

齐大林看了看齐云,道:“他是谁?”

小花:“你自己去问吧!我走了。”

齐大林愕然:“你走?”

女人没有多言,转身而去,脚步干脆利落,未见其有一丝不舍和犹豫。

齐大林愣怔着,女人已从面前走开。一缕香风随之而逝。

女人经过齐云身边时,齐云问出了差不多同样的问题:“你这样就走?”

女人偏过头大叫道:“你也管不着我!”

有这么喷人的嘛?齐云苦笑了笑,语气很无辜道:“我跟他的待遇竟然一样吗?”一副我何德何能的样子。

女人恨声道:“管好你自己和他吧!”说罢谁也不理,自顾去了。

齐大林忽然仰天而嘘,低声自语道:“你们都一样……任何事情都不跟我说清楚,什么事都瞒着我!我喜欢的,要我娶她的,我想娶,不嫁了!不认识的,要我娶,为了我好,哈哈哈,我敢说不吗?!我不!我不!”他说话时竟运用着内力,所以声音虽不大,传的很远,附近的人都能听到。

听到的人都以为他那是疯话。

齐云赶紧唤道:“齐大林!”唤一声没有回应,直接运用上了内力再次大喝道:“齐大林!”

喊声如洪钟大吕,令人心魂俱震。

齐大林回应他的也是用上内力的一声怒吼:“你到底是谁!?”

声若滚雷,咆哮天地,疯狂劲爆!

齐云回复他的是疾步欺身而上,惊鸿一瞥的一脚直直踢取其面门。

齐大林是看见对方攻击的动作了,但他好像麻木了,竟然没有躲避,也并未抵挡。

这一下挨得就不轻,齐云踢出的脚就像砸出的锤,砸得风儿呜呜地哭。

齐大林身体升起足有一人半高,落地时人已在原地两丈开外,四脚朝天摊在地上。有那么一会儿,他就像一具尸体一般没一点动静。

稀奇的是没多过会儿,齐大林又自个猛地爬起了身,看来伤的好像不那么严重?

齐大林起身后随即看向齐云,以手捂着脸懵了懵,能感觉到自己脸是歪了,右脸扭曲的挤向左边,左脸快没地方搁了。有一只鞋印印在他脸上,等他感觉到时,疼痛感也随即猛然袭来。只觉脸疼得像火烧一样,头亦晕得像被热水煮似的。

齐大公子最终又是两眼一翻,仰面而倒。仰倒的同时,流出了眼泪。昏倒之际他的一张被踢歪的歪嘴是扯着动了动的,还吐出些模糊不清的话来,似乎是说道“昙花……”。

齐云站在倒下的身体前,居高而临下道:“爱情中的人都傻。我燥起来要打人。你傻只会挨打!到底我比你强一些。”

说着又看向了齐家大门,书写“齐府”二字的匾额正悬于门楣之上。

齐承继就出现在门下,怒指着齐云一声大喝炸响:“放下我儿!”

又有不少人出现在齐承继身后,菩提女、齐八方、夏家兄弟、赵姓武者等二十来人,大都对着齐云冷眼而视。

此外,这些人的背后又围了一些普通的齐府家人,都支着个脑袋、左摇右摆地往外瞥。

齐云被齐承继的声音震得眉头皱了皱:

“哦?你就是他老子?”手指地上的齐大林。

齐承继仍声若惊雷道:

“正是齐某!狂妄小儿,胆敢在我齐府撒野,视同齐府如无物吗?”

齐云不知何时拿了扇子在手,扇面“哗”地展开,在胸前一下一下地摇着:

“其一,你只是他的老子,不是我的老子,命令不到我的头上;其二,恕在下放不下你儿子,他现在没在在下手上,在下现在暂时也对他没有兴趣;其三,是我打的他,也是他站着让我揍的,揍了也白揍!”

话音一落,空白的扇面之上竟凭空浮现出墨色,在扇面上慢慢化出了两个字“然也”。

然也!就是这样的意思。啥叫自吹自擂,这就是了。

这还没完,见齐承继双眼齐鼓又要爆发的样子,齐云和悦地劝道:

“齐家主不必大动肝火。可不要气出个好歹来,那样的话在下就要愧疚了。还请息怒,快把令公子抬进去救治,在下刚才可能出手太重,但的确不希望他出事。”

齐承继哼了一声,暂时没理齐云,转而对着门外地上倒着的一帮人喝道:“还没死就给我起来!”

这班人先前被齐云所伤其实不仅不致命,全昏过去也不太可能,又不是一帮妇女和孩子或者老人,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昏死?

但他们确实就昏睡了很久,因为齐云一直没离开。齐府里面也一直没有人出来。后来是有个人出来,却还是被齐云三两下打趴下了,这些人趴地上眼睛睁着看见了那一幕,就继续“昏”着。其实是真昏了还是假的,齐云岂会不知,一直没理他们也是故意作弄而已。

此刻这群人再装不成了,家主都出动了。就一个个的默默爬了起来,像犯了错的倒霉孩子垂着头慢慢走过来,路过齐云身边把他脚下的齐云抬起来后,立马一窝蜂进了门里。

齐承继看了看儿子脸上的惨状,抿了抿嘴。尤其俯身查看时,看见了儿子眼角竟是湿润的,情绪更复杂了。

他是暗自看了看地上围着的那一双双脚面,脸上就烧了一下,若让人以为他儿子被人揍哭或者揍傻了,他情何以堪?起身后目光又和齐云对上了。

齐承继只盯着对面,看着齐云却恨恨地挥手道:“把他给我抬回去!”。

齐大林就被那一群人抬了进去。

齐云见齐承继反应这么大,倒有些不好意思打了人家儿子还如此不收敛了,遂把扇子一收,负在了身后。而后正了正脸色,先前说了不少话,情绪已经上了脸,得收脸一下。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米兔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米兔小说网站阅读第一赘婿,第一赘婿最新章节,第一赘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