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之赘婿 第九十二章 心战(下)

小说:国之赘婿 作者:十三妖妖 更新时间:2017-02-09 16:54:33 本章字数:5047字 状态:完结
 

本周五估计会上架。谢谢亲们一直的支持。

因为杨耀宗一连串的质问,贤王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眼前这个轻视自己的家伙。却也让他想起景翊君小时候可爱的模样,看着室内被风吹动晃动的烛光,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小雨声,他埋在心底多年的那些情愫突然间都涌上心头。让他只觉得心中积闷,鼻尖发酸,眼中氤氲。

贤王踱步到门前缓声道:“翊君的母亲姓白名若莲是一位非常温柔善良的美丽女子。她出生在苏州的一个小书香门第家庭。但因身有顽疾,一直到二十五岁还未出嫁。记得那年本王十八岁,陪着当今的皇上,那时他二十五岁去苏州微服巡视。本王与皇上正向桥上走,只见一个衣袂飘飘的白裙女子走在我们前面,腰间的荷包掉落在地上也不自知,依旧向桥上走去。本王拾起荷包,只见上面绣着一朵栩栩如生浮在水中的白莲花。本王不好意思将此荷包还给前面的女子,便将荷包交给皇上,让他去还。皇上于桥中间追到那名白裙女子,将荷包还给她。应是告诉了那白裙女子荷包是本王所捡,那白裙女子便转头对着本王点头微笑。“

贤王沉思了片刻微笑道:”这白裙女子就是翊君的母亲白若莲。本王至今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见到她时,她站在桥中间,微笑看向本王时那一幕。那一笑只让本王觉得将这世间最美丽的事物都比了下去。她虽穿着一席白裙,可她周围的碧湖蓝天,绿树艳花却仿佛顺间都没了颜色,唯有她是这世上最亮丽的颜色。本王真的很后悔,那日捡到荷包后为何我没有亲自将荷包送还给她,也许那样……也许那样……“贤王右手握拳狠狠的砸在了一旁的门框上。

贤王稳了稳情绪继续道:”苏州事情办完,皇上回京便带着翊君的母亲一起返回京中,直接册封为德妃。本王心中痛苦,不想见到他们两人恩爱的样子,所以领兵四处征战,立下无数军功。本王也想让翊君的母亲看看,本王并不比皇上差,甚至很多地方要比皇上还要强!本王努力的征战,努力的立下军功,只是为了消息可以传到翊君母亲耳中,让她为本王感到骄傲!“

”翊君的母亲身体十分不好,她在三十七岁那年才怀上翊君。却也因为生下翊君难产而亡。本王那时受伤并不严重,常年征战沙场,负点小伤是难免的。只不过当本王听到翊君母亲过世的消息时,只觉得自己的灵魂仿佛同时随着翊君母亲去了。心中也再没有任何的斗志。仿佛就如同行尸走肉般活在这个世上。整日里浑浑噩噩,终于受心病所困卧在塌上一病不起。将士们看本王的确病重,便将本王送回京城。回到京城不久,本王心灰意冷,便辞去了大将军的职务,上交了所有军权。翊君的母亲已经去世,本王还要征战给谁看!还要做那英雄人物给谁看!“

想起景翊君贤王脸上充满温馨的笑容道:”本王第一次看到翊君的时候,她还在襁褓中,她小小的晶莹的粉嫩粉嫩的小模样中有七分她妈妈的模样!当时她在谁的怀中都哭,唯独本王抱着她的时候,她就会对本王笑。那小模样简直让人怜惜不已。可是翊君自出生就身体纤弱病魔缠身。本王却也下定决心要把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般对待,一定要让她好好的活下去。于是本王四处找名医为翊君诊治,收集各种珍贵的药材用来治疗翊君的病情。只是本王不愿意再见到皇上。还好皇上平日里白天忙,于是我就白天去陪着翊君。“

“直到翊君三岁那年冬天,本王带着翊君最喜欢吃的橘子口味的糖块去看她时,却被告知翊君被一位高人带走了,说什么习武修真养身炼体。说是为了翊君可以更长更快乐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翊君走了,本王的生活又便的毫无颜色,每日只能期盼着早日可以见到翊君。一年、两年、三年、四年,如今十七年过去了!翊君在哪里!杨耀宗你说翊君回来了!可是她在哪里?!翊君是不会忘记我的,翊君回来的的话是一定会来看我这个三皇叔的!”

杨耀宗没想到贤王心中一直爱的人竟然是景翊君的母亲,还爱的那么痴狂。

贤王见杨耀宗盯着自己不知道在想什么,他突然怒急哈哈大笑发狂般吼道:“杨耀宗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一定是皇上他让你来套我的话,他要对本王下手了对不对!”

说完转身冲进雨中大吼道:“哈哈哈!来吧!景祥!我景安侯你多时了。你冠冕堂皇的为我安排婚姻,实则是派那个女人在我身边监视我对不对!那个女人有没有告诉你,我至今为止连她一个手指头都没碰过!我的一切都是属于若莲的!你呢?你夺走了若莲,却不好好对待她,害的她早产难产而亡。翊君生下,你又嫌弃她!将她随意送走!”

贤王悲切的跪在雨中喃喃道:“我找寻了这么多年一直找不到她。她一定是不在了。她一定是不在了。”

随后疯狂的在雨中跪着挥舞着手臂咆哮道:“哈哈哈!来吧!来杀了我吧!若莲与翊君都不在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来杀了我吧!”

景翊君与皇太孙自屏风后走了出来,杨耀宗看着泪眼婆娑的景翊君道:”去吧,去看看你三皇叔。“

景翊君擦擦眼泪点点头,走出门时,顺公公将早已准备好的雨伞递给景翊君。

贤王积压在心中多年的心事,终于发泄了出来,又哭又笑的跪在雨中,突然发觉一位白裙女子站在自己面前,他缓缓抬起头,当看到女子面容时小声的惊道:”若莲?“然后猛然站起身道:”不对,你不是若莲,你是翊君!“表情变的兴奋而激动的道:”你……你真的还活着。越来越像你的母亲了,差点连三皇叔都认错了。“

景翊君忍住眼中的泪水点点头微笑道:”三皇叔我们进屋说,继续这样淋雨,会把您淋出病来的。“

贤王点点头连声道:”好好好!这就进去这就进去。“

景翊君打着伞搀着贤王进入殿中,贤王看到站在殿中的皇太孙,马上躬身请理道:”臣参见皇太孙。“

皇太孙急忙道:”三爷爷无需多礼,还请三爷爷赶紧去换好衣衫。以防着凉。“

顺公公已经准备好一套干净的衣衫,带着贤王至屏风后换下。

贤王换上了干净的衣衫,身上的凉意早已驱散,又因见到了景翊君,心中倍感温暖。

贤王从屏风后方走出来,见景翊君与皇太孙坐与杨耀宗并排而坐。顺公公恭敬的站在皇太孙身后。

贤王蹙眉道:”杨耀宗你好生无理,竟敢与公主皇太孙并排而坐!“

杨耀宗听贤王如此一说,也举得这么坐有违礼法,便想起身向后方挪位置。却是被景翊君抓住他的手,将他按于座上。景翊君看着贤王羞赧的道:”三皇叔,父皇已经将我许配与杨耀宗,杨耀宗已经是翊君的驸马,这样坐并无不可。“

贤王惊骇道:”什么!你父王已经知道杨耀宗是南宫府的赘婿,为何还要让他做你的驸马!这不是胡闹吗!我这就去找你的父皇!“

景翊君急忙道:”三皇叔,是翊君自己愿意的!与我父王没有关系!“

贤王怒道:”你自己愿意的也不可以!你这样做置你公主的脸面于何处!胡闹!“

景翊君争辩道:“三皇叔可以如此多年只衷爱我母亲一人。如果三皇叔宁要拆开我与杨耀宗……”景翊君温柔的看着杨耀宗道:“景翊君也是会因为衷爱杨耀宗,而终身不嫁的。“又仰起头看着贤王玉颊绯红坚定的道:”所以父皇可以将我许配给杨耀宗,君儿感到非常的幸福开心!“说话的时候,景翊君至始至终都紧紧的握着杨耀宗的手。

贤王闭上眼睛,又豁的睁开看着杨耀宗道:”杨耀宗你何德何能享有此等福气啊!“

杨耀宗微笑温柔的看着景翊君道:”杨某也是这么觉得。“

贤王哑然,没想到杨耀宗如此坦然的承认。

景翊君也是羞怯的撇了杨耀宗一眼。

杨耀宗看着贤王道:”贤王请坐。“

贤王哼了一声瞪了一眼杨耀宗气愤落座。

杨耀宗盯着贤王问道:”贤王刚才何以会说皇上害死了德妃呢?又何以会说皇上嫌弃翊君呢?“

贤王道:”德妃入宫如此多年何以会身体调养不好,何以又会因为早产难产而去世。若不是嫌弃翊君为何会把她送出去那么多年而从来不去探望!定是年轻时我立下无数军功,德妃常常挂在嘴边赞美我,让他对德妃生出嫌隙。翊君出生又体弱多病,再加上他对德妃心有嫌隙,所以才舍得将翊君送走!他就是伪君子!“

还没待皇太孙与景翊君出言反驳,却是顺公公上前一步施了一礼道:”老奴知道主子们谈话,奴才不可以随便插嘴,但是今天就算要了老奴的脑袋,老奴也与贤王说上一说。老奴从十岁起就一直服侍在皇上身边,很多事情主子们不知道,但老奴都很清楚。王爷您且稍等。“

说完顺公公就快步跑了出去,不多时抱着一副画跑了回来。将画展于杨耀宗几人面前。画上所画显然就是贤王所说的皇上去将荷包还与德妃的一幕。也画到了桥下站着的贤王。不过与贤王形容的不一样的是,德妃正伸出手去从皇上手中接过那个绣有白莲花的荷包。画中的德妃是含羞带怯的看着皇上,皇上是明眸温情的看着德妃。画中的两人明显是一见钟情的样子。

殿中的人全都了然画中所蕴含的情忆。顺公公颤声道:”这副画是德妃娘娘亲手所画,德妃娘娘在世的时候这副画就一直挂在德妃娘娘的卧室中。德妃娘娘临终前让皇上将此画陪着德妃娘娘一起下葬。这副画之所以没有陪葬,全都因皇上对德妃说让此画陪着皇上,就如同德妃在世陪着皇上一样。皇上说如果哪天他不在了,便将这幅画烧给德妃。让皇上与德妃在九泉之下也可以一同欣赏这幅画。而德妃娘娘的那个绣着白莲花的荷包,一直都被皇上贴身带在身上。皇上讲这荷包是他与德妃娘娘结缘的信物,只要将它待在身上,就仿若德妃娘娘时时陪在身边一样。老奴还常常见到皇上对着德妃娘娘的荷包掉眼泪,或是自言自语的念叨关于公主及想念公主的事情。“

景翊君听到顺公公如此说,看着画中的父皇与母妃,早已泪如雨下。杨耀宗心中也是阵阵发酸,将景翊君搂在怀中轻轻拍着景翊君因压抑哭泣而耸动的肩膀。

顺公公平稳了些情绪又接着道:“德妃娘娘与皇上讲,王爷在前方为大周守卫边疆,家中总得有个知寒知暖的人心疼王爷,德妃一直将贤王当做自己的亲弟弟看待,所以亲自为王爷甄选的王妃。皇上也只是为王爷您操办了下婚礼。德妃娘娘所患的顽疾是喘症,虽然自入宫后就开始调理身体,但身体一直不是很好,喘症也无法根除。所以德妃怀上公主的时侯,皇上曾劝解过德妃娘娘放弃怀孕生产,可是德妃娘娘坚持要为皇上诞下血脉。皇上见劝解不了德妃娘娘,便每日陪在德妃娘娘身边。德妃娘娘过世,皇上几度伤心的晕厥过去。要不是当时还要记挂着小公主,只怕皇上也会熬不住那伤心欲绝。”

贤王眼中氤氲,却是不愿意相信顺公公所言,他摇着头道:“你胡说!你胡说!你一直待在景祥身边,你当然会为了他说好话!”

杨耀宗紧搂着景翊君眼圈红红的喝道:“王爷您说顺公公胡说,可你又从哪里听到皇上对德妃娘娘不好的话呢?是王爷您选择了你愿意去相信的事情而已。王爷据我所知王妃娘娘对您一直是温柔体贴。在外人眼中王爷与王妃也是琴瑟和谐鸾凤和鸣。王爷竟然还有脸说出这么多年连王妃的一个手指头都没有碰过的话!您想证明什么?您的忠贞吗?您的痴情吗?王妃娘娘同样是女人,更是你的女人!她无怨无悔的为你付出了她的大好年华。而您呢?自私自利!为了一个你根本得不到的女人,而让另一个女人深陷痛苦,害了她的一生幸福!您还说什么来着?德妃去世,您便心灰意冷,交出兵权!您还好意思如此说!您身为皇上的亲弟弟,身上已有战功无数,而且对胡人有很大的威慑力,您却不帮着皇上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反而浑浑噩噩得过且过的活着。您真对得起百姓对您的敬仰,将士们对您的崇拜!贤王!您还当真对得起您这王爷的称呼!”

杨耀宗怜悯的看着贤王继续道:“您也许还想着当初与德妃娘娘初次相逢时,如果是您送还的荷包,德妃娘娘也许就会对您倾心对吧!王爷您放弃这种可笑的臆想吧!德妃娘娘是根本不会看上您的。”

贤王拍案而起,气的浑身发抖,指着杨耀宗怒道:“杨耀宗你!你!你……”

杨耀宗怒目而视的对着贤王冷哼道:“贤王原来我只以为是您主动放弃军权,是怕皇上对你有所忌惮,却不想原来根本不是皇上的原因,而是因为您自身的懦弱!德妃的去世便将您打击的体无完肤,意气皆丧!我倒觉得您更应该站起来去驰骋疆场,去快意恩仇!让德妃娘娘在九泉之下也可以看到您英勇豪迈的一面。即便战死沙场,马革裹尸那又如何!至少那是作为男人应该做的事情!而您所做的事情,在德妃娘娘眼中永远只能当你是弟弟,是个孩子。永远不会把你当成男人看待!“

听到杨耀宗的一番斥责,贤王颓然的落座。却还是小声的无力的争辩道:”那他,他为何要将翊君送走!“

景翊君自杨耀宗怀中缓缓起身为贤王讲诉起自己缘何被送走。讲诉完又道:”我随着师傅四处游历,一边游历一边与师傅学习武功,始终居无定所,父皇又怎能联系的到我。直到师傅预感大限来临,才将我带回师门,而我也答应师傅若非父皇派人来寻我,我不得私自下山。我回到宫中也才得知,父皇答应了师傅若非我年满二十,不得私自联系我,扰乱我的清修。而如今我不仅身上的疾病早已全无,还习得一身好武艺。所以三皇叔,您当真是错怪了我的父皇了。“

贤王愣愣的看着景翊君轻问道:”当真?”

景翊君用力的点点头。

贤王想到这些年自己的所作所为,想到最近的所做所为,心中自觉羞愧,悲恸万分。嗫嚅了几下,无力的道:”带本王去见皇上……”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米兔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米兔小说网站阅读国之赘婿,国之赘婿最新章节,国之赘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