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同人--小·九尾找爸爸 第49章 Chapter46 蛇窟记事(二)

小说:火影同人--小·九尾找爸爸 作者:扭曲的尾巴 更新时间:2016-08-18 08:26:59 本章字数:4147字 状态:完结
 

变强?废话!当然要变强!

哪怕最后鲁鲁沙真的没有办法了,她也要想方设法抓几只晓的人回来!

千砂握拳,心里充满很不靠谱的豪情壮志。她也不想想,要是晓的人都能让她按照以“只”来计算抓获数量的话,火影里的boss就要换人做了=

=。

好在这孩子的硬件设施设定得比别人要彪悍不少——丫就是头名副其实的人形尾兽。和一般人柱力不同,千砂本身就可以自由地使用尾兽的力量,使用的力量超过一定强度的话就会兽化——比如,狐狸尾巴、狐狸耳朵、狐狸爪子……所以说我爱罗会叫她野兽不是没有理由的。

只可惜BH之人必有肉脚之处。这孩子空有一身力量,可以使用的力量却受到身体强度的严重限制——就好比一台电脑上可以支撑的软件受到硬件的限制一样。如果以尾巴的数量来作为她使用力量的度量的话,到目前为止,她可以使用2条尾巴……使用能力超过上限就会死机,官方说法就是“肉体承受不住力量的强度而崩溃”。当然,死机了可以重启,某野兽强悍的回复力让她只要还有一口气在,身体早晚能复原——但是,就好像最严重的死机时不管怎么砸键盘狂按”ctrl+alt+delete”都没用,千砂在死机状态中是毫无杀伤力的,更确切地说,是——

“任人宰割。”宇智波佐助冷冷地说。说话倒是很有气势,如果忽略此时他坐在超大木桶里泡着黑糊糊的药的肉鸡样的话。

“被我一尾巴抽得飚血的人没资格说我!”这是另一只泡在药筒里的肉鸡千砂。

“不知道是谁最后一幅死狗样被人揪着尾巴拖着走。”肉鸡佐助冷笑。

“闭嘴,你这个鸟人!”

“%¥#@……”

千砂现在每天的生活很是“充实”——跟佐助打,跟一堆人形傀儡打,跟一堆大蛇丸改造出来的神奇生物打,跟一堆鲁鲁沙的□□打,和佐助一起跟鲁鲁沙打(或者说被打=

=)……

“弱小就意味着挨打”这句话在每天的群P(群体PK)中得到了真正的体现。一开始被打得最惨的人是佐助。大概是因为大蛇丸现在处于半残状态,佐助现在一半的时间跟大蛇丸学习忍术,另一半的实战训练交给了鲁鲁沙。于是必须“往死里变强”的孩子又多了一个。

群P的效果是显著的。宇智波小团扇的写轮眼三勾玉越发深邃,某人形野兽的尾巴数量在半年后又多了一条。当然,力量开发过快的后遗症——或者说是为了减小后遗症的结果就是,每天打完架的小朋友们必须泡在鲁某人伙同药师兜鼓捣出来的药汤里当肉鸡,对佐助来说这是修复肉体,对千砂来说这是强化肉体。

虽然嘴巴上不承认,但是佐助和千砂心里对对方的实力还是认同的,偶尔两个人围攻鲁鲁沙还真能产生1+12的效果。

“套用一句鲁鲁沙大人说的话,”药师兜推了推眼镜,“你们这是共生关系。”

“谁要跟这只鸟人/这头野兽共生!”

然后“咚”的一声,两只头上同时各被一根骨头击中。

“吵死了,你们两个!”阴测测的口气来自泡在另一只更大的桶里的君麻吕,被吵醒的他直接从肋骨中抽出两根骨头扔了出去——比千砂和佐助更惨,他泡药的时间比他们都要长,活动时间还得定时喝药,是个名副其实的会走路的药罐。这只在再一次看到千砂殴打佐助时愤怒地冲上去维护“大蛇丸大人的容器”,后来大概是药师兜或者鲁鲁沙跟他说了什么“训练大蛇丸大人的容器”“让容器更完美”等等等等,于是每天的群P中多了一个在一旁一边喝药一边往众人身上扔骨头的人形凶器——不得不说,君麻吕这孩子其实很好拐,诱拐关键字:“为了大蛇丸”。=

=

“为了大蛇丸”的某人领着佐助和千砂前往北秘所。

插播一句,自从开始进行斯巴达式PK训练后,大蛇丸的实验品消耗量呈直线上升,为了给自己未来的身体提供成长道路上足够的沙包,有一段时间大蛇丸咬人咬到下巴都快脱臼了……咳咳,总之,现在这两人已经习惯了拔一个萝卜换一个坑,这次的坑就是传说中沙包资源和强大的北秘所。

大概被这两头凶兽扫荡过后这个研究所也要废了吧?君麻吕这么想着,面无表情地穿过长长的过道。过道两侧的牢笼里关着满满的人,只是,怎么看都像是正常人的样子。

鲁鲁沙不在的时候,两人PK的对象一般都由药师兜安排。所以,当看到牢笼里射过来的或惊疑或怯懦的目光时,千砂和佐助脑海里同时冒出了一个想法:药师兜脑袋是让门板夹到了吧,这些人形沙包哪里够打?

这两只连同思想都已经野兽化了=

=。

像是知道这两只在想什么,君麻吕面无表情地说:“这里只是一个基地,不是北秘所。”

“那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千砂问。

“北秘所的管理员香磷住在这里。”君麻吕依然很冷淡的口气。

说话间几人走到了过道的尽头,君麻吕敲了敲门。

“嘎吱”一声门打开了,里面探出一张女孩子的脸。四目相对不到一秒,“砰”的一声门被狠狠地拍上。

哦哦哦~有JQ!

佐助看到千砂瘫着的脸上两眼闪过一道绿光,忍不住一掌拍在她额上:“不要露出那么猥琐的眼神=

=”

与此同时君麻吕已经抽出一根巨大的骨头狠狠地拍破了门走了进去。一心看八卦的千砂无暇反击也跟着进去。

那个叫香磷的两眼一瞪,一手拢住领子另一手护胸往后退了两步,很警惕地问,“你又来做什么?”

……啧,这种看到强X犯得眼神很可疑哦~这回连佐助都忍不住对君麻吕侧目了这孩子其实也很八卦。

要说到无视别人的目光,君麻吕其实算是各种翘楚,光看他能顶着身后千砂(AND

佐助?)八卦光波维持一副面无表情地样子就可见一斑。香磷在得知君麻吕只是要到北秘所的时候貌似松了一口气,只是带路的过程中还是本能地与君麻吕保持了10米的距离。

所谓北秘所,全称北X秘密研究所,其实也不过是个人体实验场罢了。当看到被放到场上的各种类人飞禽走兽时——说白了也就是第二形态的实验品时,千砂吹了个口哨。

“数量很可观嘛,不知道质量怎么样。”

“少罗嗦,开工。”

说话间两道身影迅速向不同的方向分开。

“兹拉兹拉”——这是佐助的千鸟千本;“轰轰轰”,这是千砂的火焰弹;“呼哧呼哧”,某个鸟人的翅膀扇来扇去,还夹杂着“噼里啪啦”怎么听都觉得肉痛的抽人声……

光从视觉上来看,简直就是斗兽场(的确都是兽=

=)。

长达半年的训练的效果在今天表现得淋漓尽致。

喧嚣的尘土慢慢散去,场中还站着的那两个人下意识地给了彼此一个眼神,也不知道是在确认对方的安危还是在吐槽对方“还没死啊”。连他们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一身狼籍的他们此时脸上的轮廓异常柔和。

——完全没有插足的余地。

场外的香磷默默地扶了扶眼镜。

“累死了。”千砂一屁股坐到地上,小心地不要压到自己的尾巴。

“最起码你还能动。”佐助看了她一眼,“君麻吕放出来的这些是不是放水了?”

那是我进步了好不好!这才只用了2条尾巴!千砂翻了个白眼,然后突然看看四周:“君麻吕哪去了?”

“他去会旧情人去了!”走过来的香磷没好气地说。

当君麻吕带着重吾来到场上的时候,看到千砂泛着绿光地眼睛时,竟然面无表情地往后退了一步。这眼神……他有点承受不住。

“我原以为你只是个强X犯,”千砂看了看香磷,再看看君麻吕身后那个脸蛋还算清秀的少年,“没想到原来是双插卡。”

“……”君麻吕面无表情,对身后的人说,“重吾,杀了他。”

……为什么是“他”?

……

“喂喂喂,你真的不是恼羞成怒吗?”

看到那个原来看上去是个温和的好好少年重吾不知道怎么回事变身一个杀人狂一样满脸狰狞一手化作大锤子一手化作大斧头满场地追杀佐助,千砂嘴角一抽。

“他要是恼羞成怒就该杀你了。”香磷小声地吐槽,君麻吕飞来一眼,她忍不住一缩。

……好吧,看来他的确不是迁怒。千砂这么想着,看到场上的佐助应付得很是吃力。而且,那个重吾的第二形态怎么好像有点奇怪?

“那是第三形态。”君麻吕道。

香磷在旁边小声地补充。原来重吾是大蛇丸咒印术的始祖,或者说,像佐助他们这种形态变化的根本原因就是重吾身体里的某种激素。这么想着千砂忍不住瞪大了眼睛。场上的佐助身上又挨了一道。

“你不要插手。”君麻吕冰冷地看她。

“你想杀了他吗?”千砂讽刺地挑眉,“毁了你的‘大蛇丸大人’最重要的容器?”

君麻吕没说话。他知道现在自己每一天都是偷来的,他的生命,只靠着药物、仪器以及信念岌岌可危地支撑着。他不知道自己哪一天睡过去后就无法再睁开眼睛。可是大蛇丸大人现在的身体还是那样!

他咬牙。他知道大人对力量有多渴望,也知道他对宇智波佐助抱有多大的希望。既然这样,就让他来帮大人训练他!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他实在无法容忍,宇智波佐助现在还只有这个程度!

最起码……他带着杀意地看了千砂一眼。他不能容忍现在的这个女人比大人未来的容器强!这个敢侮辱他和大蛇丸大人之间羁绊的女人!

君麻吕带着杀意的目光千砂全然没放在眼里。这头人形忠犬不可能真的想杀了佐助,那么这样是为了什么?看到场上的佐助身上伤口越多却越打越顺手,她若有所思。

这半年来,他们在实战中的确好几次都差点死掉,可是,即使是抱着“不赢就会死”的决心,他们也真的知道,他们不会就这么死去。是不是必须要有面对死亡的绝望,才能真正意义上的变强?

你是在用这种方式告诉我,其实我也还是个弱者吗?千砂冷冷地回视君麻吕。(尾巴:……你想多了,人家根本就没管你=

=)

不知过了多久,场上的重吾倒下了,佐助单膝支地全身是血。场外看戏的三人biubiu闪到他身边。千砂扶起佐助,这倒霉孩子双目紧闭,还好,还有一口气;但也只剩一口气了。

君麻吕抓过香磷,香磷尖叫:“你干嘛!”

君麻吕冰冷地眼神扫过。

香磷闭嘴,嘟囔了几句,结了个奇怪的印后,手臂出现了一个奇怪的牙印。君麻吕拖过她的手,掰开佐助的嘴巴把香磷手臂那部分往他嘴里一塞……

香磷发出痛苦的悲鸣。

然后千砂很淡定地看到佐助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员过来……曾经把肠子塞回肚子慢慢地伤口痊愈的人当然淡定了。

只是这个速度也TMD快了吧?

千砂突然觉得自己赖以生存的能力被比下去了,有点小不爽=

=。过了好一会儿,君麻吕才把下意识地叼住人家手臂的佐助的嘴巴掰开,香磷惨白着脸抽出自己的手臂。

君麻吕丢开香磷后走向倒在一旁的重吾,小心地把他扶起来。

香磷抱着手臂狠狠地瞪他。

“他以前经常这样对你?”千砂小声地问香磷。(又在八卦=

=)

香磷愤愤:“就因为我有这种能力,之前他每次一发病都要咬我,搞得老娘有一次MC的时候差点贫血!靠,丫就一吸血鬼!”

“……”千砂小小同情了她一下。这种能力还真圣母,为他人作嫁……嗯,心里平衡了。(喂!)

佐助动了动。

看样子以后只要有机会君麻吕就会给你加料了……佐助筒子你自求多福吧。

千砂这么想着,目光落到佐助身上。

冷不防的,那双眼睛忽然睁开了。

她一震。

他的写轮眼……怎么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米兔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米兔小说网站阅读火影同人--小·九尾找爸爸,火影同人--小·九尾找爸爸最新章节,火影同人--小·九尾找爸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