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悲伤换流年 第九十章 对弈!血尽又如何?

小说:何以悲伤换流年 作者:南夏晚歌 更新时间:2018-05-15 01:40:28 本章字数:2838字 状态:连载
 

“切!”暮甜甜瘪瘪嘴,也不逼他们,只甩出一句不咸不淡的话,就埋头喝起了粥;

四人不得已,只能拿着勺子跟着喝起了粥,因为她说——

“补肾还是补血你们自己看着办!”

……

在这种尴尬,沉默的气氛中用完了餐后,众人在客厅中无言地坐着,可不是,换做是哪个正常男人,被强制补了肾心里肯定都不舒服;

见欧凡危险的目光一直放在淡定的韩暮阳身上,不明所以的几人恍然大悟,皆把视线都放在罪魁祸首韩老大的身上;

没说话,但眼神已经出卖了他们的心理,就好像在说,自己补就找个没人的地方安安心心地补,凭什么拉着全家人一起!

宴琛看着眼带杀意的欧凡和一身罪名加身还淡定的韩暮阳,心里也是不爽,这下可好,都补!你们两人的恩怨干嘛拉上别人!

过了一会儿,暮老爷子杵着拐杖站起身,上了楼,临走前终于和欧凡说了一句话,也就是叫他跟他上去;

在众人各异的目光中,欧凡淡定地跟着他迈步上了楼;

等两人的背影消失在二楼处,韩老爷子哼了哼气,嘴里骂骂咧咧“这个死老头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和那臭小子打什么哑谜,装什么高深莫测?”

“爷爷,打什么哑谜?”

韩老爷子板着脸看向韩木承,不爽地怒怼“你怎么不去问你外公,你管他们打什么哑谜!老头子说话,你个臭小子插什么嘴!”

偏转了头,韩木承尴尬的摸了摸鼻子,这他才问一句话,说了这么几个字就惹到他了?

要是他去问外公的话,保不准就是围绕花园几圈跑,他才不想跑呢!

“爷爷,打什么哑谜?”

看着自己乖孙女眨巴眨巴的星星眼凑到自己面前,韩老爷子又笑得像个弥勒佛“以后你就知道了!”

这还不是相当于没说,暮甜甜看了看二楼,放下了心中的一丝担忧;

几人百无聊赖地坐了一会后,便都各自回到了自己房间里;

……

欧凡跟着暮老爷子走进二楼书房,这间书房是专门为暮老爷子准备的,里面很是宽敞,刚进入里面,满鼻尖便便充斥着一股安神的龙涎香,让人不自觉地放松心神;

应他的要求,里面布置也很是简单,木质地板,红木家具;

一边红木书桌用来办公,后面一副苍劲有力的书法作,上面四个大字——厚德载物,

另一边便是修身养性的象棋桌和围棋,旁边的实木桌上镇压着一张大纸,桌前各种毛笔应有尽有,旁边地上的竹筒里放了很多卷书法作品和书画作品,这练毛笔字的地方,后面也是一副书法作,上面四个大字——上善若水;

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在欧凡看来,整件屋子透露着一股淡泊名利,与世无争的感觉;

本来也是,暮老爷子作为前教育局局长,光明磊落,正气凛然的政治家,品德高尚的代表性人物,不贪污,不受贿,不然也不会当这么十几二十年的局长了;

要不是他早就已经过了退休的年龄,说不定上级可能还会继续让他把这个局长当下去!

“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

“自然的运动刚强劲健,相应于此,君子处世,应像天一样,自我力求进步,刚毅坚卓,发愤图强,永不停息;”

“大地的气势厚实和顺,君子应增厚美德,容载万物”

暮老爷子沧桑威严的话打断欧凡的思绪,老爷子脱了鞋已经盘腿坐到围棋桌前,他指了指自己对面,示意他和自己下一盘;

欧凡走到他面前,同样脱了鞋子,盘腿坐到蒲团上,他知道老爷子这是告诉自己——

君子应该像天宇一样运行不息,即使颠沛流离,也不屈不挠;如果你是君子,接物度量要像大地一样,没有任何东西不能承载。

他也知道老爷子告诉他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只是这君子……

他当不了!

他抬了抬手,示意老爷子先行,老爷子也不客气,直接声势浩大地在天元位置下了一粒黑子;

欧凡嘴角轻轻勾起,优雅地抬手,指尖轻捻,紧跟着下在天元右下,老爷子平静的脸上有了一丝意外,抬眼,看到的是他处变不惊的表情;

这一来就对上,倒也像他狠绝的风格,低头,下棋,几粒过后,才传来欧凡磁性低沉的声音;

“与我而言,她才是一切”

暮老爷子不看他,下了一粒,才道“她安静淡然,不喜惨绝”

欧凡并未回答,等到双方又下了几粒,才又淡淡道“誓言已立,且无言执着,为了她,血流尽又如何!”

“誓言已立,且无言执着,为了她,血流尽又如何!”

流尽又如何——

这淡淡的一句话,仿佛从遥远的天际传来,有着渗透人心的坚定;

仅仅刚才这两句话,就表面了他的决心和坚定,暮老爷子放下一粒棋子才抬头看了他一眼,也没有说话,两人继续下着棋;

大约半个小时后,棋盘上的局势已经形成了一小部分,黑棋一直被白棋穷追不舍,暮老爷子这时才笑了一声,“你小子,打算逼宫?”

欧凡捻棋而下,也笑了笑“不逼宫,退宫,我主居!”

暮老爷子笑着摇摇头,继续下;

这两人虽然在棋盘上下得势如水火,斗转星移,尘土飞扬,千军万马厮杀声震天,但此时这两人的状态就像久未见面的老朋友般,并没有韩家两兄弟想象的“刀光剑影,血流成河”,气氛相当和谐;

暮老爷子也少了刚才用餐时的气势汹涌,就像一个慈祥的爷爷般和自己孙子斗着棋;

随着棋局的发展,局势已经完全展开,黑棋主军被围,但势力尚且稳定,主军而下两角却大开;白棋一边紧追不舍,一边形成合围之势,势力和黑棋不相上下;

仿佛局势已定,但两人也不慌不忙,各自为营;

半晌后,传来暮老爷子的声音,“你的资料被调取,他们……可找来了?”

老爷子的声音异常严肃,说出来的话也很是坚定,仿佛对他的身世知根知底般,问出的问题就像在和一个深知老朋友谈话,问他怎么办一样!

捻棋的手一顿,欧凡的气息瞬息万变,最终回归一派淡定,也不避讳,直言“如此便好,早一步对上,早一步解脱,我也好早一步娶了她!”

暮老爷子抬手摸了摸胡须,“世事无常,这可说不准!”

欧凡眉头一挑,笑得邪气,落下定局一子,“是说不准,现在可退?不退也就自陨了!”

暮老爷子低头,棋局已定,步步紧逼,挟天子以令诸侯,此方已然危矣;

暮老爷子瞪着眼睛看着棋盘,而后气极反笑“你这意思是嫁也得嫁,不嫁也得嫁?”

欧凡不置可否,“并没有弑君而自居,一个字的问题!”

听着他高傲的语气,暮老爷子偏偏不干了,“一个字?不?”

欧凡轻笑出声,笑声在空空荡荡的书房里飘忽不定,而后,薄唇轻启,一个字出口“好!”

暮老爷子摇摇头,收了棋盘黑子,“三局定君者,不答应便是小人,就这样,天下人也不同意你”

欧凡无声叹息,他小人做得还少吗?但这种威逼利诱当前,他也只好答应!

两人果真下了三局,棋盘上简直斗得叫个昏天暗地,厮杀震天,暮老爷子和他在第二盘棋时还时不时说着关于他和暮甜甜的话题;

第二局,吸取上次教训的暮老爷子也不和他正面对决了,到最后,杀得欧凡一个措手不及;

但到了第三局定输赢的主要一局,两人一句话也没有讲,聚精会神地看着棋盘,把所有局势和可能发生的情况算得个透彻,下得相对来说久了很长时间;

而这最后一盘棋对欧凡以后的地位和娶妻时间长短有着很大的影响,所以也是走一步看百步;

到最后,竟然也只是下了个平局,虽然是个平局,但也着实让暮老爷子对他刮目相看了;

他一个半截身子都已经埋入黄土的迟暮老人,经历的事和经验已经相当老练,竟然让他栽到一个在他眼里还是不太成熟的黄毛小子手里;

他觉得,欧凡做事还真的太冲动了,不成熟沉稳,做事欠火候,这次黎媤媛和黎家就是例子;

没想到从今天晚上这几盘棋看来,竟然是个深藏不露,有勇有谋的!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米兔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米兔小说网站阅读何以悲伤换流年,何以悲伤换流年最新章节,何以悲伤换流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