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悲伤换流年 第一百零五章 谈什么命根子?

小说:何以悲伤换流年 作者:南夏晚歌 更新时间:2018-05-15 01:40:51 本章字数:2796字 状态:连载
 

大约十分钟后,黑子才开着车带着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老教授赶了回来,他身上明显还穿着医生的衣服。

拿着照相机的记者“咔嚓,咔嚓”地对着车子拍个不停。

宴琛见人来了也不守了,临走前戏精上身,对着记者着急忙慌地说了一句话,带着一直在气头中的严教授往公馆里面而去。

“黎媤媛逼婚后疯狂自残!我们总裁被她扎了一刀子!”

欧耶!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他受伤,总比一直被他藏着掖着的那个未婚妻受伤的好!

不然,她家里那一大群大老爷们……嗯……!

还有,就黎媤媛受伤了,他身上的怀疑也不好摘,总不可能带着医生过来吃饭吧?

记者和媒体还在愣神中没有完全沸腾起来,就被下来的保镖轰得一干二净。

反应过来后,哇……劲爆消息!

不过几分钟,关于英腾总裁受伤的消息满天飞,止都止不住。

于是,一句话,完美的又把暮甜甜给隐藏了下来,欧凡的计划完美实施,还成了最大受害人,黎媤媛又被新闻媒体推到了风口浪尖上,醒不了又百口难辩。

逼婚!逼不了就自残!刺伤英腾总裁!这女人,胆子不小啊!

进了大厅,严教授放下手中的医药箱往沙发上一坐,语气不悦,“说把我抢走就抢走了,也不看看是在什么场合,军区和医院里的领导都在哪里坐着,你一言不合地派人在几位领导眼皮子底下把接走,我这个教授还当不当啦?”

宴琛游说了一路,还在努力解释,“严教授,我们总裁叫你来当然是有急事!”

“不是急事难道是叫我过来喝茶的吗?哪里来的闲情逸致!”

宴琛:“大急事!”

严教授不屑的翻白眼,“切!他的皮厚实着呢,以前哪次受伤见他皱过一次眉,大概被捅得只剩下半条命在他眼里都不会是急事!”

宴琛无语,是,以前是以前,现在可不一样了,他有根了!

“这次真的是他的命,他的命根子,他的宝贝!”

严教授更不屑了,“不找媳妇谈什么命根子!”

宴琛嘴角一抽,无奈了,得,大概他解释几百句着教授也能找到几百句反驳他的话。

算了!人家已经找到媳妇咯!

他什么话也没有再说,上楼准备看看两个是个什么样的情况。

二楼客厅里并没有人,很是安静,他又接着往卧室走。

卧室的门并没有反锁,但为了保证不发生什么“意外”他还是贱兮兮的趴门上听了一会儿。

没有听见什么声音后才放心地敲了两下,是的,他就轻轻地敲了两下。

没有一丝动静!

“哎?这么安静?不正常啊!”

他弯腰打开门探进去半颗脑袋,眼睛滴溜溜地到处看了看才直起身子,踌躇了几秒还是走了进去,只是刚走了两步就看见丢在门边垃圾桶里的两件衣服,上面星星点点全是大滩小滩的血迹。

他又走了几步才看见在床上躺着的两人,看样子应该是睡着了!

“……”他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不知道是该说这两人伤得太重累了呢,还是纯粹的累了,就这样抱着甜甜的入睡了?

叫不叫醒?

他纠结了,他打电话给他时也说了,赶紧,而且这血这么多肯定伤得不轻!

但欧凡这人有个不知是坏脾气还是坏习惯,就是无论你有什么大事小事找他,他无论在干嘛,必须要等他干完,期间还不能打扰他!

当然,除了他女人找,不然你们就干巴巴地等着吧,水都没有一口!

想了想……

他一直警觉性都很好,就算是睡着了也会立即醒,不可能不知道他进了卧室,他不出声说明他现在还不想起来。

嗯!还是等他吧!

等宴琛轻轻关上门,欧凡果然就睁开了眼睛,只一秒,他侧着身子俯下身,脑袋埋到暮甜甜的右肩窝处,他清晰地感受到她有力的心跳才闭上了眼睛!

只有这样,才能让他安下心,不然他的心一直虚着找不到实点。

宴琛下了楼,严教授看只有他一个人,更年期的脾气又上来了,眼看着他要张嘴说话了,宴琛赶紧和他讲起了欧凡有个未婚妻的事情。

就这样,宴琛和严教授在一楼大厅里坐着,嘴里说着话,眼睛却是一眨不眨地盯着通往二楼的楼梯。

时间一分一秒地无情流逝,太阳渐渐西斜往下坠落,时间快要接近晚上六点。

暮甜甜其实是被饿醒的,她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疼痛感瞬间让她清醒,睁眼,一颗毛茸茸的脑袋埋在她胸口,滚烫的呼吸很有节奏的喷洒在她的身上。

他有些小孩子的行为不由得会心一笑,伸出手来,正欲抚上他的头,欧凡却率先一秒抬起头来,一眼望进那双星辰瀚海般的秋瞳里。

正当他要情不自禁地低头要吻她时,两声不合时宜的声音响起,让他动作一顿,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这是肚子在响!

“我饿了!”

果然,下一秒暮甜甜的话就应证了他的猜测,他皱了一下眉头,疑惑地问道“你中午吃了多少饭?”

被他一下子问到关键处,暮甜甜眼神有些飘忽,努力不去看他认真的眼神,弱弱道“都已经晚上了,我自然而然地就饿了!”

欧凡捧着她的脸,让她直视自己的眼睛,“你午饭是不是没吃?”

他有什么不了解她的?只她一个眼神就知道是不是在撒谎!

暮甜甜咬了咬唇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问起了她今天一直都是担心的事,“你,没有接我电话是不是一直都在生我的气?”

所以,她并没有吃饭,而没有吃饭的原因是以为他一直在生气!

他的身子往上送了送,脸颊贴着她的脸颊,在她耳边轻声道,“傻瓜,那也不能不吃饭啊?再说,我怎么可能真的生你的气?我只是把手机落在办公室里了!”

那一大早的,一路上的是在干嘛?玩什么游戏?暮甜甜正准备说话,却被欧凡闷闷的一声“对不起”打断。

对不起,他早上的确有生气,这事还在她心中担忧了一天!

下一秒,欧凡起身了,他掀开被子下了床,暮甜甜呆了一下,也想跟着起身,还没动就被他钳住了双肩,“你先在床上乖乖躺着,我去去就来!一会去给你做好吃的!”

“嗯!好!”

见到她果然乖乖答应,欧凡嘴角轻轻含笑,温柔地把被子给她盖好,出了卧室,下了楼。

终于见到人下来,宴琛揉了揉发胀的眼睛转头看着目光炯炯有神的严教授。

“严教授!”

严教授刚才一直听宴琛说这次来就诊的人是欧凡的未婚妻时,就一直在心中思量,这要让这以前三天两头带着一身伤跑去他哪拿药的冷漠铁皮蛋子动心的女孩到底是怎么样的!

当即也没有让欧凡说什么,提上医药箱就往楼上走。

欧凡也没说什么,转身在前面带路,宴琛也急急跟上,他想要看看,暮甜甜到底伤成什么样。

重吧?这人让他们等着好像也不是很重!

不重吧?去军区总院把教授抢了过来!

他才不知道,欧凡是舍不得就这样把他宝贝唤醒,所以什么教授的,干脆等着好了!

他宝贝的休息才是最主要的!

这要是让严教授知道了,可能就要唠叨他了,敢情你大老远把我从各个领导眼皮子下带走就是为了等你们睡觉?

奈何欧凡和暮甜甜皆没有被人等着睡醒的自觉,看见医生过来了,什么话也没有说,乖乖地让他看脖子。

严教授在看见暮甜甜的一刹那的确是眼前一亮,不得不说,这女娃子的确很配这个铁皮蛋子,一刚一柔,简直绝配。

当即是笑得见眉不见眼,像爷爷见到自己亲孙女一样,格外欢喜。

终于有人收了这个祸害,而且还是制得住这个祸害的绝色小美人,他能不高兴嘛?

暮甜甜被笑得满不自在,这个医生看脖子就看脖子,盯着她笑是哪回事?还笑得就像捡到宝似的!

她迷茫的眼神看向欧凡,欧凡以为她害怕,上前一步就想坐在床边,却被严教授不耐烦地一把推开,“去去去,别挡着我!”

……

这画风……好像不对?

突然在他身上看见韩老爷子的影子是怎么回事?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米兔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米兔小说网站阅读何以悲伤换流年,何以悲伤换流年最新章节,何以悲伤换流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