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下,请闭嘴! 第5章

小说:陛下,请闭嘴! 作者:白忆梦 更新时间:2017-12-17 23:39:40 本章字数:11937字 状态:完结
 

第五章传说中的遇刺

而且魔王陛下,你真是……

楚吣不说话,身形一晃,从原地消失不见。

小红瞬间无语了——早知道就让他们直接打就好了!他们努力到现在到底是为什么啊!

“魔王陛下!”

“锵——”

楚吣已经到了陆斩的本体身边,并挥起手朝陆斩挥打。

虽然在强烈的压力之下陆斩真的完全感受不到魔王的所在之处,可那丝若有若无的杀气却时刻萦绕着,使得他成功的偏开身子让过了魔王的攻击,并照着魔王直接一刀挥了过去,用刀背把魔王一下子格挡开。

“咳……”被刀背不偏不倚大力砸中了胃部的楚吣,虽然一个翻身完好的落回岸边,却抑制不住的咳出了一口血来。

“陛—陛下!”

“魔王陛下!”

小红瞬间惊悚了,原来魔王这么不堪一击吗?

“喜羊羊,你欠我一次!”魔王转过头,对杨洋道。

杨洋。

因为魔王出其不意的攻击,使得陆斩没有多余的精力来控制高级水系魔法“水束缚”。所以此时杨洋的站在水面之上,带着歉意和复杂的眼神的瞄了一眼魔王之后,用坚定且明显带着愤怒的眼神偏头狠狠盯着陆斩,“到此为止了!”

老实说,虽然小红一直都很怕死,但是当陆斩一刀甩落并咳出鲜血来之时,她立刻那些乱七八糟的恐惧心理完全丢到脑后,想也不想的就朝着魔王冲了过去。

“陛下,你没事吧?!”冲到魔王身前之后,小红却又懦弱的不敢上前。

在她的心目中,魔王是应该实力强大的,……怎么可能会被陆斩这种小BOSS就揍到吐血?!

“咳……”擦了擦嘴角,楚吣一手搭着急的不行的秦青,望向了杨洋的方向。

“喜羊羊……”大概是刚才被血呛到了喉咙,所以魔王此刻的声音有些黯哑。

平时波澜不兴的双眸,在小红看来,似乎隐约浮现出一层水光。

正在与陆斩对峙的杨洋,分神瞅了一眼魔王,立刻揪住了心脏,捏紧了双拳,完全无法出声。

——他什么时候见过这样虚弱的魔王?不过……泥玛的喜羊羊!

“朕刚才说……你……”

扶着小红摇摇晃晃站起身来,魔王直直看着杨洋,那种哑哑的说话声音在杨洋听来,就好像一个生了病的任性小孩在撒娇一样,令他不由的柔软下目光,接过话头回道,“是,我欠陛下一次。”

“喜羊羊从今天你就是朕的奴隶,帮朕打扫大殿,朕正愁差一个不要钱的全功能工人,嗯……”楚吣突然语速畅通起来,擦擦嘴,看似有些惋惜的盯着手背上鲜红粘稠的液体,“真是的,早知道会这样早上就不喝那么多番茄汁了……”

杨洋:

什么……不要钱的全功能工人……?

神马叫做喜羊羊?!你妹的喜羊羊啊!

小红:啊……那是番茄汁吗?原来……背景是杨洋人大和陆斩的魔法打比拼,但是小红却完全没有兴致去欣赏,她只是一脸颓废的偏过头去,双手有一下没一下的用力揪地上的草皮,面上努力的笑,心中却无限悲恸……

被耍了,被耍了被耍了被耍了被耍了被耍了,陛下你把我的同情心还给我啊!

陛下,你就不能为我们这些人的心情考虑一下吗?啊!

“陛下,你没是真是太好了!”秦青的声音听上去很激动。

正在进行魔法大比拼的杨洋,身形一顿,差点被陆斩的暗雾打中。秦青你的脑袋里装的难不成真的是豆腐?是豆腐没错吧!

“朕没有事,但是朕敢肯定的说——你一定会有事!”楚吣手指向陆斩,一脸驻定道。

“哦!是吗?”陆斩挑眉,挑衅道。

“我倒是想知道了魔王陛下有什么能耐敢肯定我一定会有事!”

本来以为以魔王的脑袋自己的挑衅一定会成功,然而……

“朕有什么能耐,你不需要知道!”魔王陛下打破众人的眼睛,毫不掩饰自己对陆斩的鄙视。

“大家一起上,给朕把他扁成猪头!”楚吣向众人下命令道。

众人。

“朕决定还是猪头最适合他,所以朕决定勉为其难的做件好事。给他整个容!”楚吣一副我是为了你好的模样,然后再众人囧囧有神的目光下又开口道。

“对于他来说毁容等于整容。”说完魔王发现自己成为了众人注目的焦点。

“你们怎么还不上!需要朕好一、二、三吗?”楚吣不悦的挑眉。

“……是。”众人有气无力的朝陆斩攻去,其中最卖力的属楚风。

不过……小红想要捂脸,楚风大人,你不要总是针对人家的脸啊喂!已经破相了,最被你这样打下去……整容都救不回来的啊!

我是说真的啊喂!

而且小红最不明白的事,明明一开始紧张的气氛,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还有这个陆斩为什么除了开场比较神勇无敌……现在怎么软趴趴的啊喂!你确定你不是在搞笑,小红疑惑的眼神扫向陆斩。

而此刻的陆斩青筋暴起,你妹的!

老子一开始玩的是1VS1,现在是什么?1VS1、2、3、4你当老子是吃什么长大的啊喂?

陆斩开始陷于下风,NP神马的果然受的一方比较累?

特别的他还是总受!

总是受到众人的攻击和伤害!

你妹的!老子的目标是总攻啊!总攻!

一人群轮了众人,才是老子的最爱!

现在这种状况是神马回事!

陆斩觉得自己的下身有一物在隐隐最痛,大家简称其为——蛋疼!

你妹的!老子蛋疼啊!蛋疼!

在陆斩体力不止下,被众人擒获。

“……我有话要说!”被众人擒获,被捆绑住的陆斩一脸不甘。

“说。”楚吣冷眼俯望,陆斩。

“捆绑系的口味太重,老子想申请无虐的!”陆斩恨恨道。

“好的,捆紧点!”楚吣转过头对楚风吩咐道。

“是,陛下!”楚风立刻行动起来。

“你妹的!”陆斩凄厉的惨叫在宫中回荡。

“好吵。”楚吣掏了掏耳朵,嫌恶道。

于是……楚风利落的堵上了陆斩的嘴。

小红站在一旁嘴角不受控制的抽搐,魔王陛下果然不是好惹的!

于是在小红的心里魔王除了变态,又加了一条属性——小气!

真年头小气不可怕,可怕的是小气又记仇的人是魔王!

楚吣颇为可惜的看向杨洋。

杨洋立刻紧绷起身体,魔王这副表情是什么意思!

只见魔王叹息的对着杨洋道:“为什么你不使出家族秘技!”

……囧……为什么陛下会执着这种问题啊喂!杨洋无语仰天。

“出来什么事?”一个冷清的声音打断众人的对话。

杨洋顿时感动不已,总算有个人来了。不然魔王说不定能把自己给……怎么样来着!

抬头却看见一个意料之外的人——冷禅!

看到冷禅,杨洋这才想起来,因为历代国师都喜欢装B,所以国师府建在了魔林旁,以示其优雅、出尘,超凡脱俗。

不过杨洋的脑门爆出青筋。魔宫的侍卫都是干什么吃的去了!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人发现,看来魔宫的守卫力量需要重新调整一下。

楚吣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来人装着一身白衣,有着长长的白发,貌似少年白,样貌不凡,很是熟悉的模样,这个人不正是……

歪了歪头,楚吣朝他跨出一不:“小白,你不在大殿等侍候,在这里做什么?”

安静

安静

安静……

“噗——哈哈哈哈哈”秦青终于忍不住爆出一阵狂笑。

“不行了,不行了,我忍不住了……哈哈哈……小白……侍女小白?!”

“国师居然被当成侍女小白!”啦啦啦……

“秦青!”杨洋呵斥道,眼睛却不由的眯成一弯线。

“秦青大人……”小红捂脸,她觉得只见被雷劈了,到底是谁乱扔的雷系魔法啊喂!

为什么她觉得她被劈的外焦里嫩。魔王陛下,您到底是什么眼神,居然把国师大人看成小白?!

明明一个是女,一个是男,差距很大的好不好啊喂!

许是因为魔王那一声‘小白’,许是因为秦青的狂笑,许是因为小红对的无奈,原本脸上什么表情都没有的冷禅露出了些许呆瑟,而他身后的侍卫冷清也在反应过来捂上了自己的嘴。

大人,他真的不是想笑,他只是嘴巴不受控制,真的!

“冷禅!”冷禅的冷清的声音里充满了无奈,他想过很多见面的场景,却没有想到会变成这样,果然魔王就是他的克星,他的灾难……如果知道魔王醒了过来。他一定在再边界呆上了个千年,等魔王再次闭关再回来。

“国师冷禅!”冷禅不放心的再次重复道。

“神马你是冷禅?”

“原来你就是国师冷禅啊!”楚吣恍然大悟。

杨洋……他记得魔王陛下似乎千年前就和国师共事的吧?!

楚吣扫了一眼冷禅又道:“你和我认识的人很像。”

“……我猜到了。”已经回过神来的冷禅淡定的点头。

“……哪里像,根本一点都不想好不好……”小红小声的说。

刷的回头,楚吣的目光落在了小红身上。

“……对不起,很像,真的很像。”小红顿时泪流满面,她就不明白小白和国师除了一身白衣和白发以外还有哪里像!

半晌后……

“你真的不是小白?”楚吣猛得转过头来,用水汪汪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冷禅。那模样,似乎在说你真的不是在骗人?

“……不是。”冷禅语气十分坚决。

“不是那你前面的停顿是怎么回事!”楚吣不满的皱眉。

“……我反应慢。”冷禅的语气似乎有点凉。

“神马国师居然是个反应迟钝的家伙!”楚吣睁大了眼不可思议的望着冷禅。

于是……众人感到一股凉意袭来。

楚吣似乎感觉到了众人的不对劲转移话题对着冷禅又道:“你和我认识的一个女人真的好像!”

……囧……魔王陛下,你确定你不是有意想要激怒国师?

“……你刚刚说过了。”冷禅的表情已经是那么的云淡风轻。

不过在场的众人敢肯定的说,冷禅现在的心情一定很扭曲!

杨洋不由对着冷禅心生佩服,不愧是尚林大人的劲敌。很好,很强大!

而小红吸了吸鼻子,国师大人您真是太伟大了!被魔王这么说都不生气,果然是我心目中的偶像。忍人所不能忍,和所谓的忍者比起来。您其实在是传说中的忍者。

果然是忍者无敌啊!

其实小红你乃错了,错的很离谱。

在小红还在裹尿布的时候,冷禅就已经被魔王楚吣黑了N年。被黑了这么多年,冷禅的抵抗能力是空前的强大。这也就是为什么面对众多重大事故,冷禅依旧面不改色的原因。

陆斩被交给冷禅身后的侍卫……然后冷禅带着冷清离去。

红霞满天,河堤上绿草印点桃红,犹如含羞的少女,风掠过彼岸树丛,叠翠流金,原本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是黄昏。

杨洋瞄这这般场景,索性靠在了树上。

“怎么?”小红不解的问,难道刚刚打斗中杨洋大人受伤了?

楚吣回头看到靠在一起的小红和杨洋皱眉,然后走了过去。

“你走不动了?那让阿风背你。”听到魔王的话,楚风虽然不情愿但是,还是背朝这杨洋蹲下。

……杨洋脚下一软差点跌个狗吃屎。看着那硬朗的项背,杨洋本深深的囧道。话说楚风大人,你真的是楚风?!

传说中的那位大人?为什么会做这种事情啊喂!魔王不过就是魔王,又不是你妈!就算是你妈,你也不至于这么听话吧?!

别说你是楚风了,就算你是魔王,我也不会让你背的!不过他要是不说出个所以然来,估计魔王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于是开口道:“我只想安静的躺在这里等太阳下山。”

抬头做45°忧郁状,哥就是个苦逼的文艺人。

“……你真是个怪人。”楚吣撇了撇嘴,她可不认为在这里等太阳下山,和在别的地方等有什么不一样。

“啊?”=_=杨洋有点不爽。居然被魔王这货,说成了怪人。魔王你怎么不先看看你自己啊喂!

“算了,这是你的自由。既然你这么决定了,朕应该祝福你。”楚吣温声细语,脸上就差写贤良淑德这四个大字。

顿了顿楚吣又郑重的开口:“我楚吣以魔王的名义祝福你。”

杨洋被哏的不行。自作孽不可活啊!

“啥?”杨洋身边的小红蒙了,祝福杨洋大人在这里看太阳下山?

“走吧。”楚吣转身离开,众人紧跟其后。

只是秦青颇为犹豫的向后张望。

“你留下来陪他吧!”走在前头的魔王有些看不下去了,对着心绪不定的秦青,难得的打发慈悲道。

“谢陛下!”秦青大喜,一脸动容的看向魔王陛下。陛下,您果然是个好人,以前都是我看走眼了。

见到本来应该和魔王一起离开的魔王陛下的秦青,杨洋觉得自己有必要开口说些什么来调节一下。

抬头就看见秦青的古怪表情:“怎么突然这幅表情?”

“杨洋你说今天的事情……”

“怎么你想说什么?”见秦青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看的杨洋的难耐,他只想说:秦青,你真的不适合走文艺路线!

“你说今天的事情该不会是尚大人做的吧?”说完秦青松了口气,果然有些事情还是说出来比较轻松。

“啊?!”杨洋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你怎么会这么想?”

“昨天晚上的那个黑衣人难道……照我的想法,这件事情一定和尚林大人有关!”秦青非常肯定道。

杨洋的额头出现阴影,表情颇为无奈。平时怎么就没有看见你这么聪明。

“废除魔王必须要先由长老院同意,所以……黑衣人拿的是申请废除魔王的申请书。只有长老院同意,才可以施行。挑选下一任魔王候补。”杨洋叹了口气,解释道。

“那太好了,我就不用因为为了要帮尚大人,还是魔王烦恼了!”秦青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杨洋抑郁了,这家伙未免也太好收买了。

“那会是谁?难不成会是楚风?”得知主谋不是自己效忠的尚大人,秦青又开始‘冷静’的推理。

而这边往正殿去的魔王三人组——“陛下,臣有事先告退。”楚风突然出声。

“哦!去吧!”楚吣满不在意的冲着楚风挥了挥手。

小红不由的瞪大了眼,这楚风不跟着魔王,好比狗不****!呸呸!呸!她这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比喻,不过总而言之,楚风大人今天真的很奇怪!一定有问题!

楚风没有在意,顶着小红诡异的目光径直离开。

“走,快走!”靠在树上的杨洋猛的站起身,拉着秦青快速移出魔林。

“我们去哪里?”

“去国师府领人!”他就说楚风今天的表现怎么这么奇怪,现在细细想来,这件事绝对和楚风脱不了联系。能不惊动魔宫守卫来到魔宫本身就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更不要提,能准确的知道魔王的所在地,而且在战斗中,楚风更是一反常态……更何况这么大的动静,居然没有惊动任何巡逻的侍卫,只有一个可能——有人事先将守卫调走了。

国师府——“你们是来求见国师大人的?”冷清见到两人气喘嘘嘘的模样,有些奇怪道。

“不是……呼……陆斩呢?”杨洋喘了口粗气,面露焦急之色。

“啊?!”

“已经被刑部的人接走了。”冷清被问了一愣,随即反应过来。

“这样!那我们就先走了!”话音刚落,杨洋就带着秦青离开国师府。

刑部——“没有啊!”刑部主管被两人的问题弄的一头雾水。

“什么!”杨洋不禁提高了声音。

“没错。刑部根本就没有去国师府提人。”主管见两人吃惊的模样,心知大概是出了什么事,正色道。

“该死!”杨洋咬牙,悔恨的神色尽显。

而与此同时国师府——“人呢?”珊珊来迟的楚风优雅的神情中透这杀意。

“放心,人还好好的呆着。”冷清露出了然的笑。

“那人我带走了,谢谢了!”楚风心领神会的点头。

“没关系,小事而已。”冷清摆了摆手笑。

“对了,刚刚杨洋和秦青来找人,被我打发走了。”想到刚刚来的两人,冷清提醒道。

“……我知道了。”楚风沉吟着出声。

“……那个……”冷清拦下想要离开的楚风,表情十分别扭。

“什么事?”

“陛下的记忆……”秦青欲言又止的望着楚风。

“陛下的记忆力很好。”说道魔王,楚风的表情变得温柔起来。

冷清黑线,他真的不明白魔王的记忆力,哪里好。不过望向楚风,冷清觉得和这么一个忠犬似地人,讨论魔王的记忆力……果然是我的脑子不好。

“虽然,国师大人没说,但是我知道大人被陛下认成其他人一定很伤心!”想到大人那是露出的不自然表情,冷清觉得心疼。他的大人不应该出现那样的表情。

楚风沉默不语,如果陛下把他忘记,或者认成其他人,他要怎么办……楚风在心里有些同情冷禅,冷禅一定很难过,很伤心。

“你放心,陛下一定会想起来的。”楚风决定回去后,一定要给陛下,多说说从前的事情。

“阿嚏!”冷禅揉了揉鼻子。想到白天遇到魔王的事情,他真的……很开心。魔王人错认,也就是说魔王并没有把自己放在心上,以后就不会有被呕到想吐血的情景发生,这么想着冷禅的脸上浮现出难得一见的笑容,只是……似乎因为长久性的保持面瘫,导致他的笑容变得十分扭曲。

所以说装B是要付出代价的!

而这边杨洋虽然觉得楚风是这次暗杀事件的主谋,但是无凭无据,对方的地方又比自己高上不止一个阶层,他根本就拿楚风没有办法。只有将这件事件汇报给尚林淡然,只是……结果似乎不是那么理想。

“杨洋,我对楚风虽然不能说是了解,但是我也绝对可以保证,楚风不可能会伤害魔王。如果是真的,那也只能是魔王的命令。”对于楚风尚林虽然不满,但是也不会说对方的瞎话。

“可是……”杨洋张口想要说写什么。

“没什么好可是的。”尚林双目一等,常年上位者的威压尽显。

“是的,大人。”

“至于魔王的安全,我会去通知影部,选人保证魔王的安全。”

见尚林这么说,杨洋也无法反驳,只得离去,而他也决定要找个机会向楚风问个清楚。

倒是秦青,杨洋顿时有种想要掩面而泣的冲动,为什么尚大人说什么你的信啊!你刚刚的那股聪明劲呢!还是说你脑袋里的豆腐已经全部变成了稻草,脸装饰都不行了!

杨洋在这边哀叹,秦青的智力太伤人。

而这边,魔王收到了有史以来第一份礼物——一面漂亮花纹的镜子。

虽然对于送礼物的人,楚风很不满意。

但是看魔王陛下的兴奋的模样,楚风决定忽略这个问题。

魔王围着镜子打转了好几圈,试图从中看出这镜子有什么不同。在被多次阻止拿吃饭用的银刀代替锯子把锯子锯一块下来后,魔王放弃自己研究的兴趣。

“这是什么?”魔王指着镜子仰头45°对着楚风闪着纯洁的星星眼问。

“这是一面魔镜。”楚风对魔王解释。

“魔镜?”魔王睁大了眼。

“难道这个就是传说在人类某个国家里,国王娶一位美丽的王后,这个王后有一面神奇的镜子。每个晚上,王后会对着镜子问:“魔镜、魔镜,谁是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女人?”镜子说:“当然是您了,王后。”

“这个……”楚风不清楚。

而事实上魔王跟前的镜子就是那位王后所用的镜子。

“朕觉得应该是那个王后自恋过度,心理出现了问题。”皱着眉很认真的说道,“要知道:人类有一种叫做多重人格的心理疾病。”

“该不是被不良小贩给忽悠了吧?”魔王的眼神里露出这样的意思。

陛下为什么这个时候您能理智成这样?

“咳咳……臣并不知晓。”楚风出声表达自己的无辜。

“这样啊,那么朕来实验一下。”魔王站在镜子前魄力十足的对镜子说道:“魔镜,魔镜,这个世界上是不是本魔王最伟大?”

镜子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来。

“果然是假货。”魔王平静的看向楚风。

“陛下还是随便再说点什么吧!”

于是魔王不甘情不愿的再次开口了:“好吧,随便说点什么吧。”

“魔镜、魔镜,我什么时候可以征服完宇宙,打败凹凸曼?”魔王问得漫不经心、有气无力的。

镜子还是没有给她任何反应。

“陛下,魔镜应该不会预言吧?您或许可以问点简单的。”一旁的小红看不下去了,善意的提醒着魔王从一开始她就弄错了提问方向。

魔王说道,“魔镜、魔镜今天的点心还有什么啊?”

魔王的话一说完,魔镜突然发出淡淡的金光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魔镜发光了……”小红吃惊的说道。

“难道这镜子现在才开光?”魔王凑上前好奇地问。

“陛下小心!”这光太诡异而且联想到这面镜子的出处,楚风的第一反应就是这镜子有危险,他立刻上前一步将魔王护在身后。

金光也在这一瞬间褪去,镜子里面出现了和镜外不一样的影像来。

在楚风身后探出头来的魔王好奇的看着镜子,对镜子里面出现的东西眯起了眼睛。

镜子里的画面是一群仆人们在一间大房子里忙碌着,有人在切菜、有人在起火、有人在配菜……

“啊!今天的晚饭是黑胡椒小羊排、鸡腿汉堡、西式蛋卷、……&*&*……*%!”魔王看着镜子里出现某样东西后,开心的说道。

镜子里面显示的景象分明就是皇宫里的厨房嘛……

魔王兴致勃勃的蹲在镜子前看着食物的制作全过程,开始期待晚饭的到来。

不一会魔王犯困了,滚进了被子里睡觉。柔软的感觉让魔王下意识的用脸在床上上拱了好一会儿,舒服的进入了梦想。

魔镜把魔王这孩子气但是却分外可爱的表现全部都显现在镜子内,而看着这一切的人正是楚风!

拿起一旁的黑布,楚风将魔镜盖上。

他又开始了自己的晚间工作,处理那些个本该属于魔王的工作。

Goodnight,魔王陛下!

第五天。

这天早上,黎明时份,太阳刚起,大街上尽是准备上班人们。

而同样的再魔宫其中,杨洋满怀心事的踏上去正殿的路上,许是因为心中有事,这段路比往常显得漫长。

耳畔仿佛传来魔王任性的软腔──想到此,杨洋不禁有些失笑,泥玛的他脑袋坏了居然会想到魔王这个囧货。

还没等杨洋和秦青到底正殿,就好看见侍女小红,一脸焦急的向两人跑来。

杨洋不傻,见小红如此神情知道大概是出事了。

向秦青使了个眼色,也不管他能不能看不懂什么意思,飞速向正殿移去。

小红望着杨洋的背影,捶胸,张口的嘴还没有闭上。杨洋大人为什么你就不能听我说完啊!

“秦青大人,你听我说……”

没有多加细想,杨洋毅然放弃以双脚行走,使用瞬身回去,却没想到见着这个让人有点无语的场面──杨洋这才明白原来他担心错认了。

“这是怎么了?”

只见魔王昂起头露出嚣张的模样睨住身份名为暗部的男子,男子站立着很诡异,一动不动。

杨洋有些奇怪,这是在做什么?走进一看,发现魔王陛下的双手缠满透明的丝线,而那名暗部先生明显是被她困缚的对象。

尽管每名暗部皆有佩带面具,他还是能轻易从暗部先生的肢体语言看出──“看见你回来太好了”的感觉,偏偏这个动作由忍者中的精英,暗部先生做起来是非常不自然。

……杨洋的表情一下子变成囧装,嘴角不自然的微抽,他实在不明白保护的人,怎么就被‘被保护的人’给捆了!

而这个时候魔王也看到了杨洋,还没等他开口,便转头朝他亲切道:“你来了。”

杨洋微愣一下,有种不可言语的微妙感觉在心头环绕,杨洋知道这星期绝对不是心动,而是……魔王诡异的行为,魔王这么亲切……真的很惊悚。

努力的扯起自己的嘴角回答,“我来了。”

这一刻,杨洋的胸口有些微悸动──原来有人在家并跟自己说声“来了”的感觉是如此杯具的,没让他把这种感觉回味个够,魔王的嗓音又再扯回他的心神。

“这家伙真的很烦人,魔宫里怎么会跟踪狂?”

说着魔王扫了那暗部男子一眼有道:“而且还是这么变态的跟踪狂!不是说魔宫的警备很完善吗?这个人连朕上厕所也要跟着走,感觉真的很讨厌。”

魔王楚吣扁着嘴抱怨。“

杨洋想说这魔宫最大的变态就是魔王,哪有这样的魔王啊!这样的魔王根本就是个变态,但是想到魔王变态的程度。

本来想佯装正义说教的杨洋当下把话咽回,改口道:“于是陛下您就把他抓起来了?”

魔王陛下理所当然的点了下头,用一种很无奈的语气道:“虽然这家好迷恋朕,但是朕绝对不会救这样放任这个变态的!”

……囧……杨洋和站在一旁的小白被囧住,但是魔王身后的楚风……

对了楚风哪里去了?!

不是啊!被五花大绑的暗部先生见状极力的扭动着身体,希望用肢体语言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偏偏动起来很困难。虽然来之前对魔王有过无数美丽的幻想,但是见过真人以后,那无数美丽的幻想全部都变成了泡沫。

此刻的魔王陛下表情显得额外可爱。

杨洋突然竟有些不忍心告诉魔王事实的真相了,逐便微敛首像在考虑魔王话中的可能性般思考着。

而魔王突然像是像想起什么好玩的事般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道:“呐,用他来试验一下朕刚刚完成的魔法阵怎样?”

而暗部先生还没惊讶完杨洋大人的态度,乍听这番话当下大大的囧住了……

杨洋大人,你该知道我不是什么跟踪狂阿!更不可能是什么尼玛的爱慕着啊!

你不说话是什么意思?要等我被当成试验品吗?

这个魔王不靠谱啊!不靠谱!

摆出思考的模样是想怎样?你不是该像魔王解释然后放了我的吗?

你不会真的同意魔王的话吧!

不能说话的暗部先生仅能有心里狂吼着。

然而,杨洋可并没有读心术神马的东西,在暗部显示整张脸庞都被面具掩藏住的前提下更无法猜测他的想法,于是杨洋很没良心的忽视暗部先生的哀怨,以很感兴趣的声音道:“听起来不错,陛下想试什么魔法阵?”

喂喂,杨洋大人,你在说什么?说得是什么?

为什么让人理解不能的……而且你似乎强了楚风大人的台词!还是说你也变成了魔王的走狗!

不带这样佯装不知情的阿!

想到魔王的身份和诡异无比的举动,这位暗部先生不难想像将会有什么样的魔法阵用以折腾他的神经,思及此,泪流满面,谁说男儿不流泪,只是未到伤心时啊!

而心思细腻的小白,发现了暗部先生似乎委屈的样子,小白觉得自己有必要救他一命,救人一命,胜造七级佛途,而且暗部的工作……而且……国师大人一定喜欢善良的好人,于是插话道:“陛下,这个人似乎跟踪狂……”

杨洋有些惊异的望向小白,心中感叹有胆量啊!这句话连他都不敢说,死道友,不死贫道!

杨洋远目小白你安心的走吧!陛下虽然恶劣,但是至少不会折腾死人,而且即使折腾死人……也会留全尸……给你们的?

大不了他免费的替他们安葬就是了。

而此刻的小白正在无限纠结,暗部室躲藏在暗处,更是隐匿的高手,先不说魔王陛下是怎么发现暗部先生的,最让小白纠结的问题是……什么叫做跟踪狂?!

小时候自己也有段时间,想成为暗部。但是要成为暗部的一员,需要经过众多的考验与艰难的训练,自己却在当中的被刷了下来。这是多么伟大的工作,但是看看魔王再说些什么?

“我管你是不是,总之你一定是变态。”

竟然把暗部先生说成跟踪狂和变态,一下字,暗部似乎成为猥琐的一职,这叫她如何……

“杨洋大人……”看出魔王陛下是不会不理会自己的话,小白只能望向杨洋开腔说话了。

魔王的性子随着时间而开始本性毕露,看出这一点的杨洋,他知道这位比谁都要任性的魔王现在的表现是代表她已经下定决心了,如果这个时候阻止……会死不瞑目的。所以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小白的期待。然而,没等他继续往下细想,魔王陛下那道甜美却仿佛恶魔般的嗓音便钻进耳膜内──

“呐,你怎么不说话,你觉得这主意不好吗?”

看见魔王不悦拧起的眉头,耀眼的瞳底下映照着自己的身影,微微歪着的脑袋外加纳闷的表情看起来就像在跟人撒娇似的,乍看这个表情……杨洋不由得纠结了。

他……似乎是注定栽在这位魔王身上了。

在莫名的情绪驱使之下,杨洋鬼差神使的答应了魔王可以称之为任性的要求。

“……就用请陛下随意吧。”

当杨洋这番话脱口而出之时,暗部先生整个人已经惊愣在原地。

泥玛的,这个该怎么说,真的是杨洋大人吗?居然见到女色就犯晕!

喂喂,他怎么一脸中了美人计的样子,活像陷入恋爱的笨蛋男人一样的──这位见鬼的魔王说什么他便应什么的,过往那个非常有个人主见并从不愿屈服于别的杨洋大人去哪了?

不、不、不,其实眼前这个男人是冒牌货吧?果然不会是大人来的,绝对!

小白无力的捂脸,看不下去了。暗部先生,小白对不起你!

小白一边捂脸,一边退场,顺便拉走了还想上场的小红。

暗部先生见状觉得自己期望别人,还不让指望自己。

魔王虽然还不清楚什么被自己绑着的男子在做什么,可还是敏锐的察觉到面具男人身上有力量在流动,“这是?”

“你这个变态!果然还是杀掉吧?呐?”

“……随便陛下。”

……他们说的到底是什么话?什么话?

你不只是变态,还是跟踪狂,朕总算见识到什么叫比变态还变态了。”

“啊……这是在做什么?”看到匆匆离去的小红和小白,秦青有些奇怪,然后走了进来就看到魔王陛下一脚踩着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男子的头,样子相当的剽悍。

对于秦青的到来,魔王没有任何反应,摆出一贯的孤傲模样将脚从暗部的头上拿下坐下。

魔王楚吣坐在高高在上的王位上,双腿交叉的坐在,眉眼间却带着一股高贵的气质,仿佛她天生便是高高在上的存在般,抿得笔直的唇线看出魔王倔强的性格,偏偏那双透彻的瞳时不时有金芒溢转,硬是萌生出一种让人想要亲近的情绪。

杨洋顿时打了个哆嗦,想亲近魔王?他脑袋被驴踢了吗?

魔王的眸子看向杨洋,舔了舔唇,以理所应当的语气开口道:“朕口渴了!”

杨洋眯起眼,依旧站在原地。

“奴隶,倒水!朕口渴。”魔王斜眼瞄了一眼杨洋,那摸样相当的自我。

奴隶?

混蛋!谁是奴隶啊!杨洋的嘴角不由的抽搐,强行按捺下住自己的脾气,暗道自己别喝任性的小孩子计较那么多。虽然魔王明显比自己大上一千岁,但是魔王的心智明显就是个弱智。

秦青到十看的一愣一愣,他的同伴,杨洋竟然真的跑去给魔王倒水了?

……囧……杨洋虽然好女色,但是一直是男子主义啊?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

秦青唯一能引以为傲的大概是他的大神经,此刻,他无视掉现场诡异的气氛,直直的打量起魔王。

魔王果然长得和符合杨洋的审美观,现在……他有些看不懂自己多年的同伴,没道理啊!难道杨洋真的的魔王又意思?

这、这实在是太不可意思了!

然而没等他回过味来,将看到魔王将视线从杨洋身上转到自己的身上,双腿交叉的坐着并以单手支住下巴,清澈的瞳、打量的目光,完全没有半点不自在。

一会儿后,魔王就判断这位外表清秀、拥有一头黄金般刺眼短发是来做什么的,判断完毕后,魔王续便略感没趣的舔了舔干涸的下唇,转头道:“啊拉!你来这里难道是来搭救这变态的。”

“变态?”秦青不由得有些纳闷了。

“就是这个一直偷窥朕的变态跟踪狂。”

看到被极细的银色丝线邦的严实的暗部,秦青不由的脑补了一下,嘴角抽了抽,有点不自在的解说:“陛下,那位是魔宫的警备人员之一,不是什么变态,也不是跟踪狂。”

“那你的意思是宫的警备人员来偷窥朕的?因为朕的魅力无边?”

饶是秦青这样的大神经也不由的抽了,直言的说:“……其实这只是确保陛下的安全。”

魔王颔首示意明白,心里却在盘算这话的可信度。

然后恍然大悟道:“于是说,你果然还是想搭救着变态!”

然后就是‘啪’的一声重重的掀桌的巨响。

杨洋、秦青抬头便见魔王冷然的表情。

秦青有点不自在的抖了抖,扯起笑容道:“陛下,这个人真的……”

魔王猛的睨了秦青一眼。

秦青立刻闭上了嘴。

魔王声音响起,仿如玉珠打落在盘子的清音字字语语的敲进他们心底,“这个世界没有偶然,只有必然。所以这个人必然是个变态。”

……这个因果不对吧?而且这么有深意的话,魔王……说不出来吧!

秦青和杨洋为这番话微微愣住,魔王仿佛没有发现他们的怪异又补充,“那你来做什么?围观是想和朕一起做实验?”

说道实验秦青马上有了不好的联想是。

“陛下臣等来并不是围观也不是做实验。”杨洋恭敬的出声,低着头。

“那你们是做什么的?”魔王挑眉。

当然是监视。

只是这句话,即使是白目的秦青也不会说出来。

于是杨洋马上开口转移话题道:“陛下刚刚起床吧?臣为陛下准备些吃食去?”

我也想吃。暗部先生在心中哀嚎。

于是……杨洋看了看魔王面前的盘子,发挥超乎常人水平的忍耐力才能佯装无事人的填肚子,他已经非常习惯。

“这个……好难吃。”魔王面无表情的抬头睨住他,右手握着的筷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戳着盘子。

“拉面本来就是连汤吃的,那有人像陛下这样吃的,陛下臣刚刚跟你说了。”

“可是朕想这样吃,面就面,硬要加汤进去一起吃很恶心。”

我看着你这样吃更恶心,杨洋和秦青在心中同时想道。

让两人忍不住吐糟的事情是──好好的面,在魔王的要求下硬是改为把面煮熟后捞出来再放在盘子上,这也就罢了,大不了当作凉面的吃,魔王却又硬要在上面加上蕃茄酱,结果出来完全是不伦不类的,红通通的一盘东西……单看已经没有食欲了。

“汤就是汤,面就是面,两者是不可能混和在一起的,朕实在无法接受不伦不类的样子。”魔王扁了扁嘴。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米兔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米兔小说网站阅读陛下,请闭嘴!,陛下,请闭嘴!最新章节,陛下,请闭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