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NF之拳力巅峰 0398

小说:DNF之拳力巅峰 作者:笨太子 更新时间:2017-04-30 20:15:22 本章字数:10284字 状态:连载
 

太医立时想起皇上是个什么性格,连忙开口:“她似乎是中了毒,而这毒的剂量太大,已经完全影响了安宁郡主,如若是中毒初期得到救治尚且能够好些,但是现在,看样子这毒已经足有一个多月,已经深入骨髓,微臣自认为,回天乏术。”

中毒一个多月,现在想想,可不就是被困墓地的时候,那么,那个时候是谁做了这件事儿,总归不会是安宁郡主自己吧?这么想着,太医觉得自己脑门直冒虚汗,又想到那时谣传安宁郡主的反常,太医又觉得,似乎是出宫前后也有可能。越想越怕呀。那个时候,最有可能的,不过就是太后和小霍将军了,而这两个人……他真是脑袋不想要了才会多言。

“她好端端的,怎么会中毒。会不会有其他情况?”齐祯冷言。

霍以寒立刻明白:“那墓地似乎是有不少的机关,我们刚落入其中的时候也伤了不少人。之后形形色色的机关,安宁郡主她会不会是在哪里中了什么机关?”

端敏点头:“哥哥说的有道理。”

端敏一开口,太医再一想,就觉得这事儿一定是这样的:“恩,这毒这么霸道,说起来也不似我们本朝有的药物,如若说是墓地里的机关,也是有可能的,毕竟,早些年医术上也有过对这样毒物的记载。”

端敏继续言道:“如若真是前朝的,那么可真是不好处理了。时隔这么久,我们找个参照都不可能,更是不知道具体都是什么。”

皇后娘娘是先知,她说是前朝的,想来就必然是在墓地里造成的了,这么想着,太医放下了心,最起码知道不是太后或者小霍将军做的就好。

“安宁郡主中毒时间太久了。别说微臣,就是太医院的其他人,微臣看着也是不可能的。”

齐祯点头:“你先去开几服药,好好为她调养一下身子。”

“是。”

“不管韵儿做错了多少事儿,她总归是我堂妹,她太可怜了,小时候就没有母亲,如今又被人蛊惑做错了事儿,落得这样的下场。我不会怪她的。”齐祯来到齐韵身边,要扶她,齐韵微微缩着头,齐祯难受的闭上了眼。

他是真的难受,并非假装,小时候齐韵就时常进宫,她跟在他们身后,每天都高兴的喊她皇兄,虽然越大越冷淡,但是齐祯知道,除却男女有别,齐韵的身体不好,周定轩的负情都是她变的越来越冷的缘由。

现在想来,他们家的女人,似乎命都一样,他母后被四王爷负了,韵儿也被周定轩负了,虽然这一切都是有缘由的,可是,终究是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如若没有周定轩与陈之虞的事儿,韵儿未必会破釜沉舟做这些。

太医走到门口,听到皇上这样的话,忍不住回头,就见齐祯难受的样子,心里顿时也是一堵。虽然皇上看起来二呼呼的,但是却最重感情,只有时候有些事儿,总归是命!微微摇了摇头,他迅速离开。

霍以寒和端敏看着齐祯的表情,端敏忍不住上前,她握住齐祯的手:“韵儿,会好起来的,记不起来没有关系,也许记不起来才是福气。我们好生待她便可以了。”

齐祯看端敏,忍不住将端敏拥在怀里:“其实……韵儿很惨!”

端敏点头:“我知道的,所以,如若母后能够原谅她,我们也原谅她好不好?不是圣母,只是,她是最无辜的。她错了一次已经付出了大代价,以后,所有的一切都翻开,我们重新来过好不好?”

“……好!”齐祯逐渐坚定。

霍以寒看端敏和齐祯这般,只觉得心里一阵酸楚,可是那酸楚之后又是欣慰,端敏过得很好,端敏过得很好呢!

只要她过得好,他又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皇上,那微臣将安宁郡主如何安置比较好?”

端敏不等齐祯开口,言道:“哥哥回去吧,让齐韵留在宫里,这件事儿,皇上会处理的。”

霍以寒看齐祯,齐祯点头,赞同了端敏的做法。

待到霍以寒离开,齐韵似乎更怕,“大哥哥……”

端敏靠近齐韵,齐韵瞪大了眼看她。

“刚才那个人不是你的哥哥,这个才是。”端敏拉着齐祯来到齐韵身边:“这个才是你的亲哥哥,我是你的嫂子。你哥哥的娘子。”

齐韵不解的看她,没明白。

端敏:“现在,我们带你去看你伯母好不好?”

齐韵不懂,端敏拉她,她有些犹豫,但是看两人都看她,还是唯唯诺诺的站了起来。

“带她去见母后?”齐祯问道。

端敏点头:“我想,母后应该也是想见一见齐韵的吧。太后可以做到对任何人冷下心肠,但是却独独不能对齐韵。那是她的亲生女儿啊!”

端敏明白那样的感觉,如若现在小樱桃或者小葡萄这样对她,她怕是也会心碎至死。太后说她什么都不后悔,只齐韵一件事儿,如此看来,太后其实也是在乎这个女儿的。

齐祯看端敏拉着齐韵,忍不住:“她,真的没问题?”

端敏猛地回头看齐韵,就见她傻兮兮的,言道:“我们该信太医。而且我相信,我们更该信太后。”

齐祯忍不住苦笑,是呀,太后既然下手,又怎么会有失呢!

“小周师傅,我们真的可以去花园画画吗?”雨甜清脆的声音传来。

“是呀。只有真正的感受,才能画的更好,这不是我一直以来教给你们的么?”

“御花园很好玩儿。”苏子宁念叨。

“御花园有好吃的么?”这是梦诗。

“天呀。”这是张隽轩拍脑袋无奈的声音。

几人遇上,齐韵被这么多人吓得一下子躲在了端敏的身后。

周定轩也没有想到会碰到皇上和皇后,正想下跪请安……“砰”!

手中的东西应声落地,他呆呆的看着端敏的身后,那是他以为,以为早已不在人世的齐韵。

“安宁、安宁郡主。”

齐韵依旧躲在端敏的身后,她瞪大了眼看着这么多人,吓的眼泪含在眼眶里,要掉不掉的。

紧紧的攥住了端敏的衣襟,相比于这些人,端敏最起码是与她说过话的。

“齐韵。”周定轩忍不住上前。

“小周师傅,你怎么了?”

周定轩就这么看着齐韵,曾几何时,他们俩变成了这个样子,相见不相识。

“定轩哥哥,我们长大就赶紧成亲,好不好?”恍然想到她如同彩蝶那么大的时候与自己说的话,周定轩一滴泪就这么落了下来。

齐韵摔下阁楼的时候他没有哭,齐韵退婚的时候他没有哭,齐韵绑架太后失踪的时候他也没有哭……可是现在,他仿佛一下子就控制不住自己了。

“齐韵……”周定轩站在那里不断的流泪,但是嘴角却在笑:“你没事,你没事,真好。”

齐韵小小声的靠在端敏耳边问:“这谁呀。”语气里竟是有些好奇的。虽然怕,但是她又很想知道的样子。

端敏回头看齐韵又看周定轩,突然不知道说什么好。

“好了,我们走吧。你们不是要去作画么?”齐祯也不怪罪这帮人不行礼了,拉着端敏就要走。

周定轩眼睛痴痴的看着齐韵,“扑通”,他突然就跪了下来。

齐祯被他吓了一跳,不解的看他:“你作死啊!”

妈蛋,真是吓死他了,他的小心肝呀,真是扑通扑通的,这个死变态。

周定轩的视线依旧在齐韵身上:“微臣只希望,能够和安宁郡主说一句话。”

齐祯被他气笑了,冷笑看他:“说句话?你要说什么?早干什么去了你。你说话,你说话她就要听么?好,让你讲。”齐祯看一眼齐韵:“你现在和韵儿说吧,你要说啥。说呀。我倒是要听听。”

端敏:呃,人家说的意思是私下说吧?

周定轩望着齐韵:“韵儿,我再和你提亲可好?”

咚!来福摔了一跤。

齐韵根本不知道周定轩和她说话,只是胆小的捏着端敏的衣襟,那衣襟已经被她捏的皱皱的。

齐祯冷哼:“说完了吧?走了。”

“韵儿。”

“咚。”齐祯一脚给周定轩踹倒在地,“你背叛她的时候怎么不想她是你的未婚妻呢?”

周定轩被踹倒,几个小孩子都吓坏了,老实的站在那里,周定轩爬了起来:“我错了,原本就是错,我是个懦弱的人,可是今时今日,不管韵儿要经历什么,我都希望能够和她一起。”

其实他又何尝不明白,企图绑架太后亦或者是刺杀太后,这是多大的罪。虽然大家都没有明说,可却也是心照不宣了。

“你不管你家里的人?你父亲,你祖父,他们都认可你这样做?还是说,你宁愿给他们也拉下水?”

“此事和他们无关,只我一人。我早就错了,如今我还不站在她身边,那我只会更恨自己。即便是,即便是韵儿到死都不原谅我,我也甘愿。我愿意陪她去死。”周定轩语气很轻,但是却十足的坚定。

端敏斥责:“你们将孩子们带下去,这个时候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言罢,端敏瞪着周定轩:“孩子们都在这里,你有没有想过会给他们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你不是最注重孩子的教育么?这就是你的教育?”

周定轩垂头,“也许我不该在这个时候说这些,可是,有时候不是所有事儿都是算计来的。”停顿一下,周定轩回头,看几个小孩子,笑了一下,不过那笑容却比哭还难看:“小周先生只希望你们都记得,都记得小周先生的事儿,长大了不可以懦弱,要珍惜自己身边的人,不然,就会如同我今日这般的后悔。”

“小周先生……”彩蝶呢喃。

“回去吧。带着弟弟妹妹回去。”周定轩依旧跪在那里。

齐祯看他,并没有感动,相反的,只觉得周定轩很可悲。他没有感动,端敏却红了眼眶,她将齐韵拉在自己身边,也不说什么,水汪汪的大眼看着齐祯。

齐祯囧……这是让我说啥的意思么?

“他为什么要跪在这里?他犯错了吗?”齐韵小声又谨慎的问端敏。

周定轩惊讶的看齐韵。

齐韵傻傻的继续开口:“我爹犯错,我娘就让他跪着。”

齐祯和端敏一下子都没有反应过来,再一想,她应该是说盗墓的那对夫妻。

齐祯不乐意理周定轩,但是看他跪在这里也挺难看,虎着脸:“你看到了,凡事都是你多虑了。朕自然不会害死韵儿,再怎么说,她都是我的堂妹。而且,她压根就不记得以前的事儿了,包括你,所以你不用在这儿自作多情了,表错情了哈。”言罢,这次是真的拉着两人离开。

齐韵被齐祯拉着走,忍不住回头看了周定轩一眼,周定轩想说什么,但是却如鲠在喉,怎么都说出来,难受的紧。

太后已经知道了齐韵回来的消息,她焦急的等在寝宫,翠玉见她如此,言道:“主子,皇上一定会第一时间给人带过来的。”

太后点头:“哀家自是知道。只……也不知韵儿成了什么样子。虽然她企图挟持哀家,但是翠玉,你该是知道,这一辈子,我最对不起的便是韵儿。我对祯儿付出了全部的母爱,韵儿,韵儿什么也没有得到,不仅没有得到,她还是我的一颗棋子。”说到这里,太后也觉得难受起来。

“娘娘也为难,奴婢知道,相信将来安宁郡主也会明白的。”翠玉劝道。

太后摇头,笑了出来,那笑容冰冷的不得了:“其实我不为难,翠玉,我不为难的,我只是一个为了目的不择手段的人。那时齐韵是个女孩儿,如若是个男孩儿,我会第一时间杀了他,我不会给四王爷为了孩子争夺皇位的机会,幸好上天怜见,她是个女孩儿,可是我也将她利用了十足十。翠玉,我是个冷血的人,可是人老了,怎么就有些心软了呢?”

翠玉:“我知道主子是最好的人,如若没有主子,就没有翠玉。”

太后笑看她,面上有了温度:“相比于齐韵,你才更似我的女儿。说起来,我真是狠毒的让很多人都受不了呀。”

翠玉摇头:“每个人都有许多无奈,谁也不是天生就狠毒。”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齐祯和端敏拉着齐韵进门,齐韵紧张的四下看,看这样的齐韵,太后面无表情。

“你看,这是母后哦。你要叫太后。”端敏循循善诱。

齐韵怯怯的捏着衣角:“太、太后。”

齐祯惊讶的看了一眼端敏,发现她说话齐韵竟然听。他家端敏,真心厉害!个人技能太强。

太后就这么看着齐韵,好半响,终于哎了一声。她自己下的毒,自然该是知道有多霸道。看着这样的齐韵,她只觉得,如若这样可以让所有人不追究她,未尝也不是一种幸福。

没有了爱情的背叛,母亲的算计,也许,她会快乐吧!

“韵儿,哀家知道,你一直都想叫我一声母亲,不如,我认你做干女儿吧。”

齐祯不赞同:“母后。”齐韵如若是民间女子还能差几分,如今四王爷还活着,她这样委实说不过去,实不妥当。

太后看齐祯:“你差人去找你四皇叔。就说……”太后停顿,半响,落下一滴泪:“就说,我认齐韵做女儿,将她封为安宁公主。”

齐祯站在那里不动,端敏不懂。

“去吧。”

“母后,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齐韵早晚会知道四皇叔是怎么死的。

太后笑,泪水却没有停:“母后不会让自己有一点隐忧。”

齐祯站在那里依旧不动。

“怎么,母后的话不能用?”太后冷言。

齐祯:“好!”

端敏看这母子二人,觉得自己一点都不懂。

端敏一点都没有懂他们的意思,不过看样子,也没有人期望她能懂。

齐祯差人去通知了四王爷,出人意料的是,四王爷提出要见太后一面,齐祯并没有提出什么意见,只是看着太后,希望她自己考虑清楚。

太后微笑:“既然他要见哀家,那么便是见吧,倒也是无妨。将安宁郡主带到内室休息。”看样子是并不打算让四王爷见自己的女儿了。

作为一只小透明,端敏完全不多言语,现在她完全都是什么也不懂的,还是老实的看着比较好。免得也被秒掉!

宫女将齐韵带进了内室,不一会儿,就见四王爷到了,四王爷并没有看见齐韵,也不多问,见到太后皇上都在,他竟笑了起来:“这是要三堂会审么?”

端敏往后缩了缩,这事儿跟她没有关系。

太后望了一眼端敏,言道:“如若真是三堂会审,那么我想,皇后似乎不适合在这里,在这里很容易被你坑了。哀家一个人就能处理的很好。”

四王爷不置可否,端敏很想知道他们都谈什么,可是又觉得自己在这里不太合适。她看齐祯,希望齐祯能给自己拿个主意,齐祯也不看端敏,只是一个劲儿的笑,比她还像是人肉布景。

“四哥!”太后轻启朱唇。

虽然这里没有什么旁人,只来福和翠玉两个下人,但是太后这样说话也是蛮吓人的,要知道,那是太后啊,太后叫四王爷四哥,这怎么能不让人觉得惊悚至极。

别说端敏,就是四王爷自己都吓了一跳,他看着太后,微微皱眉,不太明白她为什么会不顾体面这么叫他。

“四哥倒是不似以前那般大胆了。”太后语气有几分嘲讽。

“大胆与不大胆,其实一直都是因为你。原来我以为你爱我,我自然大胆。现在……”四王爷笑了一下,“我又有何可大胆的呢?”

卧槽,端敏觉得,自己在这里真的不太好呀,看自己婆婆和别的男人忆往昔情谊,她怎么就觉得不对劲呢,再看一旁的齐祯,妈蛋,这厮为什么一副饶有兴致的样子,这个画风不对呀。那是你娘亲呀,另外一个可不是你爹,而是你四叔的说,这样真的没问题么?

端敏脑补不断,就看太后与四王爷两人对视,算是火花四射,端敏不知道其中这个火花是爱意还是其他,但是看起来可真是不太好了。

“我以为,你与我说爱,实在是可笑。”太后轻描淡写,“怎么,我没让祯儿告诉你么?就在你背叛我的时候,我就发誓,我会让你生不如死,凭什么我的孩子就要那样失去。而你们倒好,你们一副无辜的样子,看了就让人讨厌呢。”

“我是千错万错,但是你又是千对万对么?”四王爷语气淡淡的,但是话里的内容可不太好了。

端敏对手指,ヾ(`Д),这二位是要进行撕逼大战么?

“那又怎么样?我终究是赢了。要怪只能怪你自己蠢,你愿意相信我。”太后从来不曾这般的泼妇。

“相信你是因为我爱你。其实我多少次都怀疑过你,只是,人最难过的,从来都不是别人那一关,永远都是自己。我总是说服自己信任你。”四王爷垂首。

太后并不认同他的话:“可是你要篡位不是吗?你别说你这也是因为我。装什么呢?背叛了就是背叛了,装的多么无辜也没用,我不是齐韵,我不会打落牙齿和血吞,我只会让那人死的更惨。”

“那韵儿呢,你就这般的对韵儿?她何其无辜。而且不管你信不信,即便是我要篡位,也只是希望自己能够光明正大的拥有你,不管有多少名不正言不顺,我都甘之如饴。我还在希望我的女儿能够堂堂正正的叫你一声母亲。你的孩子,不止只有齐祯一个的。你对他越好,我们越是难过,你知道我们在黑暗的角落里多么哀伤么?”

“齐祯是我的儿子,是我与我丈夫的儿子,你又是谁。我利用你,对不起你,你又何尝对得起我,我们半斤八两,谁也没有理由说谁吧?”太后冷笑,“不管怎么样,现实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我们说那么多,也没有什么意思。”

齐祯和端敏手拉手看着这两个人说话,只觉得,原来智商高的人吵架也是一个德行。真是吵起来也是不顾什么脸面的。

四王爷紧紧的盯着太后,半响,也是笑了起来:“你还记得我们当年无意间听人唱起的那首歌么?”

太后并没有回话。

“有一句让我印象深刻,现在想想,倒是很适合我们现在的心境。”

太后依旧是不说话。

“很多时候,我都会想起这句话。”四王爷笑了出来,笑容越来越大。到最后,竟是上气不接下气,太后就那么冷冷的,终于,她也笑了起来,一时间,屋内只有他们二人的笑声。

“你觉得我亏欠你?可是我偏是不这么觉得,我亏欠的,自始至终也只一个齐韵而已。”太后笑够了,终于开口,“你口口声声为了韵儿,那你该知道我的意思。”

四王爷也停下了笑容:“以后……你要好好待她。”

言罢,四王爷离开。

端敏还是没有看明白,但是齐祯却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端敏很想问,又觉得自己有点多事儿。

傍晚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太后站在窗边看着外面的雨水,呢喃:“一场秋雨一场寒,天也该冷了。”

端敏点头:“是呢,我让人给地龙烧起来吧。可不能小看秋天的寒气。”

太后没有回头:“我们第一次见面,也是这样一个雨天。”

“过去了,终究都会过去的。母后,您好生歇着吧。”齐祯认真言道。

太后回头,似笑非笑的看他:“也许,不是先皇帮你,也不是哀家帮你,更不是沈岸、魏如风,都不是,甚至连霍端敏都不是。”

齐祯不说话。

“老天再帮你,是老天再帮你,一切都是天意。以后好生对你妹妹吧,她是一个可怜人。”

齐祯认真言道:“我知道。”

太后望天:“只要我活着,她就不能嫁给周定轩。”

齐祯一怔。

“就算是你想笼络周家,齐韵也绝对不能嫁入周家,这是我怎么都不想看到的。我相信,如若韵儿真的明白,她自己也不会愿意。”

“朕以为,她是爱着周定轩的。”

太后冷笑:“爱?不,她不爱了。只要她是我的女儿,她就不爱。其实,她是恨周定轩的。周定轩是为她造梦,又亲自打碎的人。他配不上我的女儿。”

齐祯并不是辩解,只是询问:“那韵儿不肯说出当初事儿的缘由难道不是因为维护周定轩么?”

“不是,是自尊,是她的自尊不容许自己被这样对待。就在被背叛的那一瞬间,她就不会走回头路了,就如同我。”太后太知道这样的感觉了,他们母女俩经历的事情如此的相似,不能不说,命运根本就没有眷顾她们家的女子。她可以因为这件事儿变得冷然决然,韵儿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齐祯终于不再问:“那……我知道了!”

齐祯拉着端敏离开,路上雨势渐大,端敏与齐祯撑在一把伞里,两人紧紧依偎在一起。

“端敏,你这下知道我为什么那么怕了吧?多少有情人最终都是劳燕飞分,所以,我们要更加珍惜对方。”

这次端敏没有嫌弃齐祯唠叨,只是重重的应了一个“好”。

齐祯微笑。

如若不是这么多的是是非非,这么多的有情人终难永恒,他又如何会更加珍惜端敏,他曾经最喜欢捉弄端敏,喜欢看她生气,看她愤怒的样子,然后自己也十分的傲娇的等待她来哄自己。可是在不知不觉里,在许多人的悲伤故事里,他终于明白,即便是真爱,有些感情也经不起消耗的,所以,他要对端敏一万分的好,只有这样,端敏才能和他永远在一起。他们俩永远永远的在一起,不分开。

端敏没有多问四皇叔的问题,虽然她想不明白。可是事情并没有让她疑惑太久,当天晚上,小太监行色匆匆过来禀告,四王爷在羁押之处服毒自尽了。

端敏惊讶的看齐祯,齐祯并没有一丝的疑惑,只是披上外套,“走吧。”

端敏蜡烛齐祯:“我与你一起去看看吧。”

齐祯摇头:“你好生的等我。那样的事儿晦气,如若真的觉得不舒服,就去母后那里,虽然我知道,母后并不乐意见你。”

这样的时候他还要这样说话,端敏嘟唇:“那你让我去干啥,我不去了,我在这里等你。”

齐祯微笑点头。

他早已知晓今日晚上必然出事,匆匆忙忙的来到四王爷关押的地方,就见门口只沈岸和魏如风。

魏如风跪下:“属下看守不当。微臣知罪。”

齐祯没有多言,进门一看,四王爷静静的躺在床上,仿佛只是睡去。但是再看床单,却也染了许多血。

那些过往云烟,真的全然都不在了,四皇叔真的为了齐韵自尽了,想到这里,齐祯心里泛出一丝苦涩。之前他便是与沈岸说过,人死了,那些不好的地方全都不见了,那个时候他说的是太后,可是又何尝不是推己及人呢!

现如今,他竟是真的也记不得四皇叔的不好了,满满都是他对自己的疼爱。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母后的关系,四皇叔自小就对他极好,护着他,宠着他,更是在他登基的时候大力辅佐,可是这一切,现在也都不存在了。

后来的一切,他只觉得那都是惺惺作态,谁人又能知道,年仅十二岁的他知道了母后与四皇叔的丑事,从此变了一个人。

可是那个时候,他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现在想来,齐祯觉得自己也是心狠的,谁说他没有遗传母后,相比齐韵,他才更像母后,狠得下心。

“他是什么时候死的?”

“刚入夜。”魏如风回道,之后将桌上的锦帕拿起呈给齐祯,“皇上,这是四王爷的认罪书。”

齐祯看着那已经洗的泛白的锦帕,突然就笑了出来,他认得那个,那是母后当年送给四皇叔的,他们以为没人知道,但是却完全没有瞒过齐祯,齐祯看着四王爷为自己罗列那一条条罪状,忍不住笑的更大,“四皇叔,四皇叔……”

“皇上。”魏如风和齐祯都有些担心,他们自然知道下午四王爷出去过,但是具体何事却是不晓得,不过这样的结果似乎也并不让人意外。

“我们没有四皇叔确实的证据,现在,四皇叔自己送给我们了,他是怎么死的?”齐祯笑够了言道。眼中却没有一丝的开怀。

“中毒,我们检查过,四王爷的牙齿有一颗是空的,里面藏了一颗毒药。至于这些血迹是因为四王爷咬了自己的手指写了这份认罪书。”沈岸言道。

齐祯看着那锦帕,慢慢念道:“我们要互相亏欠,要不然凭何怀缅。”

沈岸和魏如风都不了解的看皇上,齐祯将锦帕捏在手里,他们不懂,他们自然不懂,四王爷的认罪书,每行第一个字念在一起,可不就是这么一句话。恍然想到下午四皇叔提到的那句歌词儿,齐祯含笑垂首。

四王爷死了,可是皇上并没有想象那般开心,沈岸和魏如风都不说话。半响,齐祯终于平静下来,“将四皇叔自尽的消息传出去。”

“是!”

齐祯出了门,感觉大雨似乎冲淡了屋内的血腥味儿,其实屋里的血并没有想的那么多,但是齐祯还是觉得那血腥味儿几乎压不住。

回到凤和宫,端敏正坐在床边等齐祯,见齐祯进门,她连忙过去为他脱披风,“母后那边知道了么?”

齐祯点头:“应该第一时间通知她了。”

看齐祯怏怏的样子,端敏敏锐的感受到了他的伤心,将齐祯拥在怀里,端敏认真言道:“虽然我不明白,但是我希望,皇上能够别太伤心,这样伤身的,你或许可以想想他做的那些坏事儿。”

齐祯忍不住拉开端敏的身体,两人四目相对,齐祯将她拥入怀中:“自从得知他死了,他做的坏事儿似乎也都随风而逝了,我竟然一点也想不起来了。我这么未老先衰,你会不会嫌弃我?”

端敏微笑:“不会。我一点都不会!我会帮你记住一切的。”

齐祯笑:“我知道你一点都不懂,端敏,我真喜欢你这么单纯的小模样,你知道吗?四皇叔自杀,是在换齐韵一条命、换齐韵一个好的前程,更是换齐韵应得的母爱。”

端敏茫然。

“四皇叔活着,母后哪有什么理由来收养齐韵呢?而且,齐韵绑架亦或者刺杀的行为总要找个借口的。如今四皇叔将一切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一切都是他指使的,那么便是不同了。虽然齐韵也有罪,但是法律不外乎人情。而且齐韵现在这个样子,追究又有什么意思呢?要知道,齐韵自小就在母后身边的,现在母后念着这样的感情将她留下认作女儿,别人是不会说什么的。”

端敏终于明白了,只她不知道,这竟是如此的。

“面上过的去就行,内里没人纠缠的。四皇叔自杀,其实是为齐韵找退路。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他们默认的结果。”

端敏:“其实母后也是在逼四皇叔对么?”端敏知道自己不该这么想,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就想到了这一点:“母后用韵儿的安危威胁四皇叔,所以四皇叔认罪,自杀,只求换来齐韵的好未来,对么?”

齐祯惊讶的看端敏,她竟是猜出了他没有说出口的话。看样子,她也不是那么单蠢。

“是呀。母亲再逼四皇叔,最后的时刻,她又是利用了韵儿一把。大抵你没有明白母后话里的意思,韵儿不会好的,因为母后会不断的喂她药,所以,韵儿永远想不起来一切,她永远都会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儿。”想到这里,齐祯将脸埋在端敏的颈项。

端敏咬唇,她所认知的亲情从来都没有这样,她觉得太后错了,可是又不知道太后哪里错了,也许就如同很多人所说的那样,一切都是命运。

“太后以后不会再利用韵儿,不会利用韵儿了吧?”端敏问道。

齐祯点头:“是呀,不会了。其实韵儿有什么好利用的呢,母后利用的,一直都是四皇叔。韵儿可以制衡四皇叔。现在四皇叔不在了,也许,韵儿能真正得到她期盼的母爱吧。只……父爱和母后,韵儿终究不能兼得。”

端敏小小声问:“齐祯,你有没有不赞同母后的行为?”

齐祯坚定摇头:“没有。从来没有。我知道母后一切都是为我好,如若我是韵儿,我也会恼怒,会愤恨,但是……我不会报复。不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更不是因为这只是假设,只因为,我知道,对于一个国家的帝王来说,母后这样维护皇权的行为,从来都没有错!”

端敏点头,“虽然我觉得有点点不舒服,但是也明白这个道理。你放心,我以后会好好对韵儿的,我也会好好的照顾母后,我知道的,母后一定也难受,虽然她那么坚强,但是越是坚强的人内心越脆弱。”

齐祯揉了揉端敏的发,“我的端敏真是个小仙女。”

端敏微笑。

看端敏这样,齐祯并没有再言道其他,他的母后会软弱……想到这里,齐祯只觉得好笑的紧。

翌日。

端敏去太后寝宫的路上碰到了霍以寒,霍以寒请安,端敏笑:“今天又轮到哥哥上课了呢。”

霍以寒点头:“正是。娘娘这是?”

端敏:“本宫去太后那里。”停顿一下,端敏笑言:“哥哥,父亲身体怎样了?前些日子不是不太舒服么?”

“很好,你不用担心。”霍以寒看端敏小脸儿洋溢着笑容,也不禁笑了起来,这一笑,还真是让宫女觉得心里一颤呀,小霍将军果然是大齐最帅的男人,艾玛,看一眼都觉得晚上睡不着了呢!

“娘娘还是快些去太后那里吧,想来孩子们也等急了。”

端敏点头,“那好呢,我走了呀。”

霍以寒看她全然没有受到昨夜四王爷自杀的影响,心里也放心下来。今早周定轩曾经找他,希望能和他换一天授课,结果被他拒绝了。

他自然知道周定轩是不放心在宫里的安宁郡主,只……他还不放心端敏呢,虽然知道她不会有什么事儿,但是也是担心她情绪受到影响,现在见她没事儿才真的全然放心下来。

端敏来到太后这里,就见翠玉正在为齐韵绑辫子,齐韵躲躲闪闪的,一直没有绑好,见端敏进门,齐韵一个健步窜了出来,冲到端敏的身边,端敏甚至觉得这个家伙要给自己撞倒了,不过还好,齐韵冲到她身边只是抓住了她的衣角。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米兔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米兔小说网站阅读DNF之拳力巅峰,DNF之拳力巅峰最新章节,DNF之拳力巅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