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是冻娇不是焦冻 第二十五章

小说:[综]是冻娇不是焦冻 作者:颜氏灵兮 更新时间:2019-11-14 19:03:27 本章字数:3720字 状态:连载
 

虚假的东西,并不能投入太多感情。

这是轰冻娇在进入这个世界开始就告诫自己的事。

人很容易被感情蒙蔽大脑,无端生出些多余的情绪,等到要将它们拔出的时候,承受的将会是千百倍的痛苦。

少女明白这一点,因此她一直尽量把自己放在一个旁观者的位置,对于绝对会离开这个世界的她而言,过多参与绝不是一件好事。

可是为何,心是这么痛呢?

像被野兽撕咬成一缕一缕,鲜血不断地涌出,眼前的景象模糊成一片,被红色覆盖,这颗心脏被人狠狠拽着,毫不留情丢弃在一边,所有的温暖在瞬间荡然无存,寒风从那些破败的血肉中成片成片地灌进来。

红白发色的少女前所未有的冷静,也许气愤到了一个极点人就不会再慌乱,她开始思考获胜的机会有几分,究竟要用什么样的办法才能将这只鬼斩于刀下。

“提着日轮刀,你是猎鬼人吗?”把怀里干枯的女人放下,那个身形似青年的鬼掏出手帕擦去嘴角的血迹,步履缓慢,“真是漂亮的姑娘啊,我还是第一次见你这种发色的。”

“你的身上,真臭。”被血腥和罪孽浸透的气味,恶心得她想吐。

“漂亮的女孩,无论说什么我都会原谅的。”这只鬼也不生气,从腰间掏出一对铁扇,金色的扇面在月光下熠熠生辉,“没想到只是约人谈事也能遇上如此美味,我真是幸运啊。”

他散开折扇,在手中轻轻摇晃,琉璃色的眼眸崩出异样的光芒:“啊,忘了自我介绍,我是童磨。”

“我没兴趣了解你。”抽出日轮刀,借由刀剑的遮挡,她暗暗发动个性,“你不会有再介绍的机会。”

“水之呼吸,壹之型。”

流水的波纹散落开来,携带着少女的攻击,名叫童磨的鬼丝毫不慌,依旧在手中把玩着两把扇子,在流水距离他毫米之差的时候,手腕似是不经意地一点。

扇子敲击在波浪上,瞬间成冰。

“看来还是个刚入队的孩子啊,真是可怜。”鬼啧啧两声,似是惋惜,“在我报出这个名字的时候,你就应该更小心点的。”

扇面再度一敲,那些冰块瞬间变成碎末,飘散在空气中。

竟然是血鬼术为“冰”的鬼!

仅仅是一呼吸的震惊,那鬼已经近了她的身,轰冻娇清晰地看见了他的容貌,以人类的审美而言,这是一幅堪称俊美的长相,七彩琉璃的眸子悲悯人天,宛若神明,又像是不谙世事的大家公子,很容易骗取他人的好感和信任。

更重要的是,他眼眸里所刻的字。

左眼为上弦,右眼为贰。

他是上弦之鬼。

少女燃烧着怒火的心陡然升起一股凉意,居然是上弦,在这个连鬼都很少出现的城镇,居然出现了上弦!

富冈义勇在指导她剑术的同时,自然也没忘了讲关于鬼之中等级的存在。如果说普通的鬼是一般的剑士便能砍倒,那么下弦的鬼则需要柱亲自出手才有可能击败,至于在下弦等级之上的上弦……

千百年来,柱死了一批又一批,而上弦却始终没有变动。

她真的能活下来吗?这座城镇的人真的能活下来吗?

“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对女孩子可是很温柔的。”童磨笑眯眯地说道,眼神在她的肌肤上一寸寸划过,满意地点点头,“像你这样的极品,我也只会珍藏起来慢慢享用,不会像对待那种廉价货色一样的。”

他用扇子指了指身后的人,不,用枯骨来称呼更加合适:“今晚我已经吃饱了,所以只会先把你藏起来,美味要一点一点品味才满足不是吗。”

他就是这样,一个个夺取他人生命的吧!

“不准你侮辱藤姬小姐!”

一直掩饰的个性终于爆发,控制在刀刃可承受的范围之内,轰冻娇用尽全身力气砍伐上去,同时身体与之拉开距离,烈焰燃起,刹那间照亮了整片天际。

既然他是用冰,那么她就用火来攻击。

“啊嘞啊嘞,居然是用水炎呼吸双修的剑士吗?”童磨轻巧地躲开,满脸惊奇,“好久没看见两种呼吸共同使用的剑士了,真是稀奇。”

他压低嗓音,眉眼婉转:“真是……更有收藏的价值了。”

轰冻娇冷笑一声,刀上火焰升起:“炎之呼吸,壹之型。”

在外人看来极为凌冽的攻击对上弦之贰的童磨而言不过是挠痒痒,他扇子一挥就打掉了那燃满火焰的刀刃:“小姑娘,还是不要随意玩火哟,如果你那张脸烧坏了我可是很苦恼的。”

话音未落,那被扇面沾到的火焰瞬间暴起,沿着扇骨的痕迹一直燃烧到童磨的手臂,血肉烧焦特有的气味顷刻放出,并有着进一步扩大的趋势。

“烈焰-幽冥。”

原本火红的光炎在几秒内转变为了幽蓝的深色,这是火焰上深到最高温度时才有的颜色,温度高达3000摄氏度,在此刻上升到了整体,形成了一朵朵幽蓝的火花。

这不是炎之呼吸,这是属于少女自身的个性!

她的火焰还不能时刻达到这样的温度,有很大可能会把自己灼伤,家里唯一能掌握这样火焰的只有安德瓦,就连她的大哥轰灯矢,也因为这样危险的个性而受到侵蚀,脸上和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疤痕。

在用冰把整个火焰快速包裹住丢出去,鬼的手臂已经留下了严重的伤痕,甚至露出了森森白骨,组织快速修复再生,但他仍是疼的厉害,青年脸上已经没了最初的盈盈笑意,露出了两分苦恼,瘪了瘪嘴,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模样。

“不行,这样可不行哟。”童磨表情严肃,扇子合拢,不停在嘴边晃动,嘴里嘟嘟囔囔,“不行呢,女孩子怎么能玩这么危险的东西,真是不听话!”

他眉眼上挑,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洁白的牙齿展现出,愈发显得亲切和蔼:“还是先把你关起来,给点教训吧。”

“想来记住了苦痛,你就会听话吧。”

【血鬼术·蔓莲华】

数条缠绕着冰莲花的冰荆棘凭空出现,形成一个巨大的圆圈超她袭来,轰冻娇一个打滚避开,那些藤蔓却仿佛有意识般自主行动,与刀刃相撞,砍碎了一条,另一条马上从背后偷袭,使得她应接不暇。

她直接抛开刀的掩饰,在身后竖起了一道道冰墙,作为后位的防护。

“什么什么?这是什么?!”童磨一下子兴奋了,“我一开始就发现了,你这个能力好奇特啊!明明是人类却能使用血鬼术,真是太特别了!”

隐藏在暗处的身影一动。

“呐呐,你这是血鬼术?还是阴阳术?鬼杀队的那些人竟然会放任你一个人跑出来吗?他们真是太不上心了。”童磨不停追问道,话语诱导,“我真是迫不及待看到你成长的样子呀!嘛,虽然到时候我可能真的会被你杀了。”

“你还有闲情说这些话吗?!”

冰墙的保护给了她很好的发挥空间,手心个性浮动,寒冷与烈火同时释放,朝着童磨袭去。

青年轻轻一笑,提着裙裤轻松一跃。

露出身后已成骷髅的尸体。

轰冻娇大惊,已来不及收手,只能硬生生调转方向,冰刺和烈焰在左边的空地造成了无数的坑洼,身体内两种个性相互碰撞而造成损坏,一口淤血郁结在胸口。

就在此时,带着冰莲的荆棘突破了防御,刺进了她的腰部。

“哼!”

少女闷哼一声,却还是突如其来的伤害而慢了半拍,荆棘瞬间缠上,固定住她的手脚,把她压在地面。

“真是可惜呀!如果不去管那具尸体的话,你应该还可以跟我打上几招的。”

童磨摇着头,遗憾地说道,缓步来到少女跟前,蹲下来看着她,眼里是满满的疑惑:“为什么要去管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呢?相比之下,不是自己的命更重要些吗?”

轰冻娇努力挣扎着,冰莲将她的手心压向地面,就算可以释放个性也会因为没有足够的空间展开而伤害到自己,荆棘刺破了她的手腕,鲜血流淌出来,顿时这片空间满是甜腻的香气。

“真是……上等的美味啊!”童磨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深深的痴迷,“不用尝就知道,这一定是最上等的食物!”

“那么,这位不知名的漂亮小姐。”他用扇半遮脸,手朝她缓慢伸出,“就让我先收取点利息吧……”

一直处在黑暗中的身影终于动了,一刀干脆的斩击,瞬间将童磨和少女分开,在两人中间划出一道深深的刀痕。

刚刚还一脸从容的鬼满脸疼痛,捂住自己血流成河的手腕,属于他的那只手掉落在了一旁,是被刚刚那一招给砍断的。

他第一次起了怒意,大声吼道:“你到底在做什么?!难道也要跟我抢夺这个猎物吗?!”

挡在轰冻娇面前的是一个宽阔的背影,他身着一件紫黑格羽织,手持一把长刀,有些杂乱的头发扎在脑后,从背影来看,只是一个普通的武士。

可少女分明在他身上闻到了浓厚的血腥味,比之童磨身上,更腐败的味道。

他转过身,月光洒在他的身上,照亮了那张脸庞。

不属于人类的,六只眼。

童磨还在怒吼着,他现在真的很生气,明明一直在旁边围观的同伴,突然跳出来想要与他争夺食物,偏偏他还没有把握打赢对方,只是不甘地吼叫:“黑死牟,你的脑子出了什么问题?!”

上弦之壹,黑死牟。

为什么……会有两个上弦?

然而这位仅仅屈居于无惨之下的鬼并未发怒,只是静静看着趴在地上的少女,眼里有着显而易见的迷茫和探究。

轰冻娇抖着唇,不知为何,这只鬼眼中的情绪,比之死亡更让她感到恐惧。

没有去管后面同伴的吼叫,他只是一直盯着眼前的少女,不言不语。

良久,单膝跪地。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他声音极小地说道,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他伸出手,覆上了她的脸颊。

彻骨的冰寒从两人相接触的部位传来,少女浑身一颤,身体冷的不像话。

他的手心,没有一丝温度,像月光那般寒凉。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他又重复了一遍。

轰冻娇已经不再去思考他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她的大脑告诫她快速行动,趁着这只鬼貌似在发什么神经的时候,挣开束缚,逃离这片空间。

“娇娇。”

他这样说道。

少女瞪大了双眸。

作者有话要说:下一章就要入v了!时间是3号的0点!也就是30个小时之后!届时近万字更新放送!还希望大家多多支持!让我在寒冷的冬天每天都拥有温暖的奶茶!

感情线还没开始呢大家别急!买股随意!

鞠躬感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米兔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米兔小说网站阅读[综]是冻娇不是焦冻,[综]是冻娇不是焦冻最新章节,[综]是冻娇不是焦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