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中州 第117章 失之交臂

小说:风云中州 作者:露晓夜白 更新时间:2018-08-30 12:32:39 本章字数:3568字 状态:连载
 

萧爻猛地一惊,犹记得先前曾有树叶掉落下来,还险些划伤自己的鼻子。这时不是秋天,更没有刮风。枫树叶本来不会无缘无故的掉落下来。而且还如长了眼睛一般,向自己的鼻子打落。

他当时抬头看过,但见那大枫树遮天蔽日,根本望不到有人,是以没来在意。就是想到有人摘叶子来打自己,但这念头并不强烈,只是这么模模糊糊的一晃而过。前后三次,有叶子来打自己,那就绝非偶然。而是一定有人在枫树上摘下叶子来砸自己。

这时见到这几个字,脸上大喜。在树叶上写上‘同仇敌忾’,以此来提醒自己的。除了郑月娥,更无旁人。萧爻忙奔到大枫树下。提气纵身一跃,跃到大树上去。那大树十分粗大,枝干极多,树上浓阴遮天,很好藏人。萧爻顺着大树爬上去,过了几枝粗大的枝丫后,涌到更高一层的枝干上。

一看之下,顿时又惊又喜。只见一个青衫少女端坐树干之侧。星眸带笑,柳眉如烟,降唇微启,贝齿含香。绿叶掩映之下,恰如莲花仙子降世,丰神怡丽,俏美飘逸,那女子正是郑月娥。萧爻见她一天比一天漂亮,此刻再见,更是说不出的可爱喜人。

萧爻大喜之下,竟连话也忘了说。走到郑月娥身前,就握住了她的手。

郑月娥微微一犹豫,缩回了自己的手。

萧爻惊觉,定了定神。随即想到吴佩薇在船舱中说过的那番话来。不由得心道:“月娥炼过那门长春不老唯我独尊功,这一生是不能有爱情的了。我跟她越是亲密,只会令她徒增烦恼。”心中竟涌起了一股灰凉之感,萧爻暗自叹了口气,随即收摄心神。

萧爻说道:“月娥,那天在长寿楼八角亭里。咱们说好,待我来赴宴过后,我就去找你们。你、、、、、、你怎么孤身犯险,一个人跑来这里了?险些、、、、、、险些找不到你。”但最后的这句话,关怀之情表露无遗。

原来那天郑月娥与萧爻告别之后,第二天就跟着吴佩薇等人离开了长寿楼,四人到江边的码头雇了船,坐船北上。

郑月娥在跟萧爻分别之时。曾郑重嘱托,要萧爻一定来找自己。萧爻是守信的人,既然已答应过,要来跟四人汇合,就不会失信。

郑月娥并非信不过萧爻,而是担心萧爻去了秋暝居后,被花添骄设陷阱害死,就此一去不复还。她如此郑重嘱托。是想要萧爻记得与自己的约定,有了这份牵挂。那么他去秋暝居,无论遇到多大的灾难,他都会想法子保护好自己,活下来相会。

郑月娥又担心萧爻理解不到自己的深意。于是背着三个师姐,偷偷地折回来。她一大清早就来到秋暝居。见众人在大院里忙活,搭建草棚,安排酒席。趁人不备之际,溜到那大枫树上,藏了起来。那大枫树枝繁叶茂,又高又大,坐在上面,大院四周可一览无余。

等到萧爻到来时,大院里已先来了很多客人。她那时藏在树上,倘若就这么下来与萧爻相见,必定要引起别人的怀疑。于是先弄几片树叶来砸萧爻,希望萧爻稍加留意,想到是自己。或者萧爻怀疑树上有人,就起身来树上查看,那么就可与他相见。

她先摘树叶打了萧爻两次,萧爻虽也觉得奇怪,但一时没来留意,更想不到会有人躲在大树上面,因此都没到树上去瞧一瞧。

直到姜百钩等人到来,众人都只注视姜百钩等人时,她再次摘下树叶,并在树叶上写下了‘同仇敌忾’四个字,将树叶当作暗器砸向萧爻。果然萧爻抓住树叶后,沾到树叶上的水,凝神查看,看到树叶上的字后,才终于想到,那树叶三次向自己砸来,都是郑月娥的杰作。两人终于在树上见到。

郑月娥在树上,居高临下,当吴佩薇等人走来后,与萧爻商议找自己的话,她也听到了。情知萧爻既然遇到自己的三个师姐,那么,炼过长春不老唯我独尊功的事,那三个师姐也必定已对萧爻说了。但她却想不到,那三人是在船舱中,无奈之下,才将此事透露。

郑月娥柔声道:“萧大哥,我不守信约,去而复返,你怪不怪我?”

萧爻道:“不怪,我不会怪你的,月娥妹子。我在船舱中遇到你的师姐们,没见到你,我怕你遇到危险,而我又没在你身边,就无法保护你,是以很是焦心。”

郑月娥听到这话,感动不已,又欢喜无限。道:“萧大哥,我就知道你有情有义。我、、、、、、我没看错。”又问道:“萧大哥,那你是怎么遇到我的三个师姐的?”

萧爻便将与她分别后的事具细说了一遍,在长寿楼中结识了游天河、沙忠定、张霸和童威,与妙空比试轻功,两人奔到江边,遇到邵桓山、唐文豹、镇江五怪,邵桓山意欲将吴佩薇等三人强邀去南海成亲的事,以及如何蒙混秋暝居来的事,一一说了一遍。

对萧爻这番奇特的遭遇,郑月娥听了后,不免又喜悦又敬佩。道:“萧大哥,你人缘真好,连强盗头子都愿对你坦露心声,和你做朋友。”

萧爻笑了笑,说道:“他们虽然是强盗,却也是说一不二好汉。而且他们禀奉祖师爷的遗令,有自己的善恶之别,忠奸之分。只是外人不知他们的道儿,听到强盗,就一概论之,都当他们是坏人。其实他们虽然言行上激切了一点,但他们却非滥杀无辜、做尽坏事的歹徒。”

郑月娥蹙了蹙眉头。说道:“萧大哥,你就是心眼太好,连强盗都被你说成好人了。”

萧爻说道:“我也是为以后的路子谋划。”

郑月娥问道:“怎么谋划呢?”

萧爻道:“我把强盗说成是好人,将来我没事可做的时候,就去做强盗。因为有了先前的铺垫,等我做强盗时,人家就以为我是个好强盗,就不会对我畏而远避了。”

郑月娥道:“萧大哥,你要是做了强盗,也是有情有义的侠盗。”

萧爻豪气涌来。说道:“我才不是什么有情有义的侠盗呢。我要是做了强盗,保管每天专干坏事。打家劫舍,强抢民女。见到你从我的山头路过,就命小喽啰们把你抢来,做我的压寨夫人。我是强盗头子,你是强盗婆子。”

萧爻话刚说完,才觉得有些后悔:“我怎地还这般胡说八道呢?”

郑月娥噗的一笑,差点就冲口而出:“你做强盗,我就跟着你,做强盗老婆。”忽然叹了口气。问道:“萧大哥,那妙空就这么跟着你来了秋暝居吗?”

萧爻道:“我答应跟他比试七天七夜,其实用不着七天七夜,就能分出胜负的。”

郑月娥道:“妙空为了赢你一次,竟然也跟着来秋暝居凑热闹。萧大哥,你做事真是一点也不紧细。”

萧爻道:“怎么不紧细了?”

郑月娥道:“你来拜寿,两手空空的来,你顾头不顾尾的,连礼物也不带一份来。要不是有妙空及时解围,你差点就叫别人做你老子了。”说完,忍不住笑了笑。

萧爻心道:“我是顾头不顾尾,可我是担心你的安危呀。一时情急,哪能想到那么多。你背着自己的师姐,独自跑来秋暝居,让我替你操心呢。要说到顾头不顾尾,嘿嘿,咱们是半斤八两,大哥别说二哥。”心中虽然这样想,却没说出来。

郑月娥道:“萧大哥,那我炼过长春不老唯我独尊功的事,她们都告诉你了吧?”

萧爻只得承认,却莫名的有一股淡淡的哀伤。他向来直率,知道与郑月娥再怎么亲密,终究是不能更有多想的。说道:“月娥,见你平安无恙,就比什么都重要。我还一直担心你会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

郑月娥柔声道:“萧大哥,造化弄人。要是我能知道今生会遇到你,而且又这么牵肠挂肚,当初就不会炼这门神功了。我如果没有炼过这门内功,我们就没什么顾忌的,就可以、、、、、、。”说到这里,眼圈一红,竟差点要落下泪来。

萧爻心知,她想说的是——就可以长相厮守,永不分离,相亲相爱,至死不渝。

但此生无论如何,与郑月娥始终缘差一线,难免一臂之失。伤感亦然无用,悲叹也无济于事,只好将这事丢下。道:“是啊,是啊。任谁碰到这种怪事,那都是无可奈何的,既然无可奈何,那也就无所谓了。总之我不是邵桓山,我也不会强求的。嘿嘿,哈哈。”

郑月娥听他胡言乱语。忙问道:“萧大哥,你是不是又喝多了?”

萧爻笑道:“没有,没有。嘿嘿,你萧大哥酒量如海,千杯难醉。哈哈,怎会喝多呢?”又说道:“这慕容扫北真不厚道,我萧大侠来了这么半天,也不去找人给我送壶酒来。”但众人都只顾注目着高台上,他的话,自然谁也没来在意。

郑月娥见他始终强颜欢笑,莫名的感到了一股失之交臂的遗憾。问道:“萧大哥,那你笑什么呢?”

萧爻说道:“嘿嘿,哈哈。无可奈何嘛。月娥妹子,我不笑一笑,难道叫我哭不成吗?”

萧爻虽然心中难受,却始终很是清醒。见郑月娥四周都围着绿叶,一看便知是她用来掩藏自己的。问道:“月娥妹子,你什么时候来的?”

郑月娥顿了顿。道:“我来这里等你很久了。”

萧爻道:“等我很久了?那么,先前那些叶子,都是你用来提醒我的?”

郑月娥点了点头,定了定神。道:“我还担心,那花添骄想到什么坏主意来对付你了。哪知会来了这么多人,就连那个专钓王八的人也来了。萧大哥,倘若他们打起来,你要帮谁呢?”

萧爻一怔。道:“帮谁?”

郑月娥道:“我看他们这一架早晚要打的。到时候,你是帮姜百钩,还是不帮呢?”

萧爻心道:“姜副帮主终究人少敌不过人多。赵兄和我是朋友,那藏边四友更是爷爷的故人。一会儿动起手来,他们敌不过时,说什么也要助他们一助。最多把命送在这里就是了。”说道:“帮,不过先看看再说。”

两人坐在大树上,所坐的位置比那高台还高。但枝叶掩盖,从里面看出去,能看的清清楚楚,外面看进来,却看得不甚明了。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米兔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米兔小说网站阅读风云中州,风云中州最新章节,风云中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