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重生回来了 第四章

小说:我重生回来了 作者:醉书南飞 更新时间:2020-09-10 07:32:02 本章字数:3340字 状态:连载
 

闫安的记忆,是随着一些模糊的梦境恢复的。

每天,他都会梦到一些重生前的过往,从末日降临的惊慌,到被哥哥背着去逃亡,到重新遇到季老师……

每一天,都会有新的发现,梦里的末日很可怕,丧尸也很可怕,醒来之后,他却不怕了。

但闫康其实不是。

从一开始,他就记得所有事,从末日来临,到最后一天的到来。

从一起逃亡,到闫安的腿被治好,精神大振,到彼此变得暧昧亲昵,到安安为保护老师变成丧尸,到老师也去世,到他守着空荡荡的房子,带着变成丧尸的安安一起,度日如年。

安安没有记得所有事,真的很好。

如果可以,他宁愿安安什么都不记得,什么都不要知道。

电影结束时,闫安问他,“喜欢这个电影吗?”

闫康是习惯性的点头,只要是他给的东西,不会说不喜欢。

“我就知道,这种风格你一定会喜欢的。”

“这种风格?”

闫康有点没反应过来,甚至有了些陌生感。

他早就不记得曾经的自己会喜欢什么风格了,时至今日,光是模仿过去的那个自己,都是有些吃力的。

“是啊,很有内涵,有深意,还有点文艺的。”闫安笑了笑,自嘲地说道,“不像我,就爱看些特快节奏的商业片,看完就完了。”

闫康笑着摸摸他的头,没有说话,定睛看向了电影片尾的彩蛋。

电影都讲了什么,有着什么样的主题,内涵,他其实已经记不清了,完全没看进去。

听到来自于安安的这种夸奖,他只能沉默。

过去的他,那个活在和平年代里,不谙世事,初生牛犊一般的自己,在现在的闫康看来,已经是个模糊的印象了。

一个弱小、单蠢、缺乏阅历、幼稚的年轻人而已。

他下意识的抗拒那样的过去,甚至比末日后期的回忆更加排斥,又不得不时时刻刻模仿那个过去,假装自己从未变过。

如果说末日后期的那些时日,带给他的只是痛苦、绝望和无边际的折磨,那么末日前的自己,则会让他觉得厌恶、愤怒。

甚至嫉妒。

那时的他,是多么无能,又多么幸运,多么愚蠢,又多么美好。

屏幕灭了,归于黑暗。

闫安伸出手,悄悄挽住闫康的臂膀,试探着靠近,想要索求一个亲吻,佯装自己只是困倦才会卸下所有防备。

闫康抬眼,透过熄灭了一切光点的屏幕,却只看见自己倒映其中的虚假。

他早已不是安安喜欢的、憧憬着的那个美好模样。

“走,带你去看个好东西。”

他状似无意地打断,笑着牵起安安的手,“为了准备应对丧尸,我准备了很多存货。”

安安期待地睁大了眼睛,“哇好棒,是什么?干粮吗?”

一路上,他都在猜测,康哥为了准备末日,都囤积了多少好东西,闫康却一直摇头微笑,直到来到那个一直紧锁的地下室门口。

金属的大门非常厚重,缓缓敞开时,里面的灯光跟着亮起。

闫安终于瞧清了里面的东西。

“这是……”

闫康的手轻轻搭在轮椅的椅背上,声音轻缓,

“安安,我来教你如何使用它们。”

那是一排排整齐码放的各式武器,弹药,可燃物。

当闫安目不转睛地盯着它们时,闫康也在看他。

不知是因为惊讶,还是别的什么,闫安一时愣住了,呆呆地望着那些只在电影、游戏画面中见过的大量武器,呼吸微滞。

“这个……好、好厉害,我怎么没想到呢?对啊……对,这样就能抵抗那些、那些丧尸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手指微微颤栗着,全身都跟着变得紧绷。

奇怪啊……

闫安眨了眨眼睛,不明白自己刚才是怎么了,竟然下意识觉得眼前的武器,会被用来对付人类。

应该是对付丧尸才对吧,毕竟末日之中,最可怕的就是它们了。

想到这里,闫安完全说服了自己,安心笑了,“好酷啊,康哥,我手有点笨,你教我的时候,可别嫌我学得慢了。”

“怎么会呢。”

当天,闫安不知疲倦地和闫康在地下室玩到深夜,两只手都累得酸了,才被推回卧室休息。

身体是很累,但想到不久以后就能有自保的能力,不再像记忆中那样,只是个仓促应对、慌乱逃命的包袱,闫安就精神振奋。

睡觉之前,闫康打开电脑,再次告诉了他一个好消息——成功联络上季老师了。

他们毕业多年,手机又是最近两年才有钱买的,要想和老师取得联系,还是电子邮件的方式更方便。

闫安迫不及待想要见到这位昔日的恩师,也是他们末日中最大的恩人,雀跃的心情让他几乎很难入睡。

也让他把很多其他事抛在了脑后。

比如哥哥是从哪儿弄来的那么多钱,买到这么多管制武器,比如为什么哥哥也是重生的,却好像不那么高兴,也不想借着有了那时候的记忆,再次变得像重生前那样亲密……

所有的疑问,全部被带着进入睡眠,化作梦境里光怪陆离的画面,一幕幕在眼前闪现。

他又想起了更多的事。

因末日而受益的人,其实有很多。

异能的觉醒,是纯粹的运气问题,一旦被感染了,等待的究竟是死亡还是觉醒,完全看个人。

无论他曾经在文明社会中的身份是首富、总统、普通公民、大善人,还是恶徒、人渣、乞丐、伎女,都无法影响感染后的随机结果。

闫安和闫康,都不曾觉醒异能。

至少闫安自己的记忆是这样,他们没有这么幸运,但却依然因为世界末日,摆脱了曾经那个压抑、痛苦的生活。

他在梦中奔跑着,拉着闫康的手,踩过坍塌的断壁残垣,衣服被无人打理后疯长的野草弄脏,垃圾被吹得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地面上,哪怕见到一些腐肉、断臂都不稀奇。

但他的眼里只有地平线尽头的夕阳,它的光很暖,绚丽多彩,是闫安见过最美的风景。

他看着夕阳旁的火烧云,不知为何笑了起来,

“哥,你看,太阳照常升起又落下,人类的死活对它们来说根本无足轻重。”

“嗯。”

“我的死活,未来,活与生的意义,也都是无足轻重的。”

“……”

“如果我们只剩下最后一天可活,哥,你想做什么?”

画面一转,他又回到了那个阴暗、幽静的房子里,坐在轮椅上,等待外出打工的闫康回来。

那是末日降临的前夕,闫安看到自己一动不动坐在轮椅上,双目无神地望着窗外,像是个没有生气的雕塑。

他也确实在流失着生命……一滩浓郁的血水汇聚在轮椅之下,被深色的地毯吸收,像是打翻的红酒,如果不去仔细查看,甚至无法找到伤口在哪儿。

似乎是疲惫了,或是困了,他将身上的毯子裹得更紧,闭上眼睛,仰靠在轮椅靠背的软垫上。

那是他最后一次尝试结束自己,因为找不到活着的意义,找不到未来在哪里,人生那么长,他的人生,却好像一眼就望到了头。

康哥不会抛弃他,所以他更加应该去死——只有这样,他最重要的哥哥,才能够减轻负担,继续奔赴前程。

而不是被他拖入深渊,也拥有一个无望的人生,彻底被毁掉。

然后呢?

梦中的闫安头脑混沌,继续意识不到自己是在梦里。

然后他被救了下来,出院的第二天,他们回到这个房子,丧尸病毒爆发。

闫安醒来了。

和之前几次不一样,他醒来的时候,天才蒙蒙亮,闫康躺在旁边睡得正沉。

他醒得太早了,就像过去几次恢复更多记忆时一样。

在过去的几次梦中,他想起了末日,想起了和季老师的重逢,想起哥哥的身世,想起自己如何恢复双腿的行走能力。

奇怪的是,他一直没有康哥如何使用枪械自保的记忆。

在他的印象里,两个人一直没有觉醒异能,依附着季老师和其它队伍生存,因为价值不高,没机会像队伍的核心成员那样,碰触到这样杀伤性很大的武器。

今天恢复的记忆也没有,反倒多出了一些平静的对话片段。

闫安睁开眼睛,望着天花板,慢慢回忆着与那片段有关的内容,模糊的画面逐渐在脑海变得清晰。

“如果我们只剩下一天可活……”

晦暗的画面中,他瞧见闫康写满悲伤与惶恐的脸庞,守在他的身边,近乎崩溃地反复念着‘别怕’,‘会好的’。

可是他知道,自己不会好起来了。

“没想到我还是个乌鸦嘴,哥,其实我之前想的是,如果只剩下一天可活,我一定要跟你告白,你要是不从我,我就给你下春天的药,强行做完全套,在死前活够本才行。”

他虚弱地笑着,仿佛真的在说笑。

丧尸的病毒从伤口蔓延,让他的皮肤发青,让他的视线变得浑浊,脑袋昏昏沉沉。

“可是不行了,哥,要是第一次就是和我这种……半死半活的、马上要变成丧尸的人,我怕你后半生都要留阴影,还是算了吧。”

时钟在墙上嘀嗒作响,一分一秒流逝着的,是时间,和他作为人类的生命。

他的意识越发模糊,身体逐渐死去,朝着尸体的方向转化,眼球也跟着变得浑浊。

终于,零点的钟声响起。

“生……日……快乐……”

他用尽最后的理智,用嘶哑难听的嗓音说,僵硬的脸已经挤不出笑容,

“哥……我、喜欢……”

记忆到这里戛然而止,归于黑暗。

啊,原来是这样。

原来,他这么早就死了,死在闫康的生日那天。

早知如此……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米兔小说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米兔小说网站阅读我重生回来了,我重生回来了最新章节,我重生回来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